跟著Yoko Ono寫詩

November 15, 2015 § 1 Comment

.
我擁有一件Yoko Ono的作品,是好多年前在紐約參觀她的展覽時得到的,一張小小咭片,比明信片還小,中央剪開了姆指直徑大小的圓洞,旁邊寫著幾個字「A Hole to See the Sky Through,Yoko Ono 1971」。移民到日本以前,我把小咭架在案頭,有時寫稿寫得無聊了,便拿起它,透過圓洞凝看遠處的天空、公路,大樓,都是熟悉的風景,都是容易被錯過的細節,在圓洞裡凸顯出來。

p1020031

我身邊認識Yoko Ono的朋友似乎對她都沒有好感,覺得她只是靠著John Lennon的名氣而冒出頭來的「偽術家」。逾八十歲了,還穿著深V衣服,露出胸前兩塊肉,在舞台上在鏡頭前擺著腰,唱他們不愛聽的歌,跳他們不想看的舞。不過,事實是Yoko Ono在認識John Lennon以前,已經是紐約很重要的前衛藝術家,John Lennon帶給她的,不單只是世人的注目,還有遮蓋著她的藝術成就的巨大陰霾。

Yoko Ono於1933年在日本出生,藝術創作生涯則開展於1950年代,當她在1953至1956年間,於美國的Sarah Lawrence College修讀音樂及文學課程的時候。她最為人熟知的早期作品,是一首發表於1953年的〈Secret Piece〉,那是一首樂曲,也是一件概念藝術作品。作品是這樣的:於五線譜上,只在低音譜處有兩個音樂,高音譜上則寫著「以拂曉時的鳥鳴作伴奏」,後來,Yoko Ono又在上面多補了幾句:「決定一個你想演奏的音符,然後以此作伴奏——夏季清晨5時至8時的森林內。」備受敬重的前衛藝術音樂家John Cage在之前的一年,發表了受到廣泛討論的作品〈4’33”〉——表演者走到台上,卻不作任何演奏,直到4分33秒過去,又走回後台。那時Yoko Ono的老師建議她多留意John Cage的作品,不過Yoko Ono卻不以為然,對她來說,藝術及音樂創作都是發自自己的內心的,無須任何參考,藝術家最重要的是獨立思考,即使到了後來,她參與過由Fluxus主辦的多個演出,她卻仍然不愛被列入任何「主義」之中。她甚至拒絕把「Conceptual Art」這富有藝術歷史意義的名詞扣在自己的作品之上,因為她並不如大部分概念藝術家般,針對傳統藝術的論述而創作,作品甚少學術性的批判,她只戲稱自己創作的是「Con Art」,少有「ceptual」,聽來比較好玩。

M92_01

〈Secret Piece〉這種富指引式的作品,是Yoko Ono重要的創作類型,她將之命名為「Instruction」,後來她也把「Instruction」搬上舞台,成為形式奇特的「演出」。1955年,她發表了〈Light Piece〉,簡單的一句「燃起一根火柴,凝看著它,直到它熄滅」。這作品的源起,是Yoko Ono自幼便對光及聲音過度敏感,為了停止聲音與光線的騷擾,她甚至會以衛生棉塞著耳朵,或將自己關在潦黑的房間之內,而某天,她發現點燃火柴這一微小的動作,竟有安撫自己心靈的力量。1962年,她走到台上將〈Light Piece〉實踐,劃了一根根的火柴,借著搖曳的火光平衝自己及看者的內心。

M92_02
如同〈Light Piece〉,Yoko Ono有不少作品都有著自療的作用,但好些卻有著無窮的張力,使觀眾看得動魄驚心,像是著名的〈Cut Piece〉,她坐在舞台上一動不動,邀請觀眾拿著剪刀任意剪破她的衣服,有些觀眾小心翼翼,也有些一把剪去她胸前的一大塊布糙,一時之間,好奇、驚恐、嘲笑、憎恨、憐惜……等情緒雜亂地滿溢在表演場內。

並不是所有「Instruction」都能實踐的,像是1963年發表的「Clock Piece」,要我們「偷走世界上所有時鐘及手錶,將它破壞」,又或是同年秋季另一件名為「Light Piece」的作品——「帶著一個空的袋子,走到山上,收集所有你能收集的光,天黑時回家,在你家裝了燈泡的位置掛起袋子。」「Instruction」給予的只是簡單的指示,真的令作品成形的,卻是觀看者的想像。我常覺得「Instruction」其實是詩,沒有任何解析,只向我們想像的海投進一塊小石,泛起的漣漪卻久久不散。

東京都現代美術館正舉行「Yoko Ono: From My Window」的展覽,透過她的美術、音樂、文學、錄像以及表演作品的紀錄,描劃她的創作軋跡。撥開John Lennon妻子的名號後,你會看到創作力驚人、才華洋溢的她。展期由即日至明年2月14日。

Ono And Lennon

大部份人眼中,Yoko Ono是破壞John Lennon家庭的人,但其實John Lennon也破壞了Yoko Ono的家庭,他們在一起的時候,Yoko Ono與Anthony Cox仍有婚姻關係,且育有一女Kyoko。二人對彼此的傷害與扶持,其實是均等的。

(原文刊登於香港《MILK》雜誌)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One Response to 跟著Yoko Ono寫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跟著Yoko Ono寫詩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