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Good Goods】野田琺瑯牛油盒

.
做早餐時,先把野田琺瑯的牛油盒從冰箱拿出來放在桌上。從冰冷的空間,一下子來到溫暖的室內,它雪白的身體一直都在冒冷汗。我把它擦一擦,讓木蓋子的一面朝下,白色的琺瑯盒子底部朝上。打開來,大半塊牛油乖乖地躺在蓋子上面,拿起牛油刀,刀鋒壓下去,落在木蓋子上時輕發出「啪」的一聲,然後將切下來的小塊牛油放進煎鍋裡,加熱用來炒馬鈴薯粒。

R262_01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需要一個牛油盒,因為家裡從來都是吃植物牛油的,植物牛油都附有盒子。也不是因為飽和脂肪較低等的健康考慮,不過是因為牛油較硬,塗麵包時不方便。後來在京都BAL中的Today’s Special遇到這個野田琺瑯的牛油盒時,突然之間,我便覺得我需要一個這樣的盒子了。所謂的「需要」如同煙霧,在佔有慾被點燃時產生,裊裊而上,縈繞著你四周,鑽進你每個毛細孔。

在日本的雜貨店很容易便能找到牛油盒,玻璃的、陶瓷的,也有整個用木或竹造成的。野田琺瑯的這一個,盒子的琺瑯,蓋子則是木頭,蓋子反過來,就能充當砧板。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牛油很硬,用玻璃或陶瓷製的,砌下去時總有點動魄驚心,還是有點彈性的木材讓人較安心。

R262_02

R262_03

野田琺瑯在八十多年前起便生產琺瑯器皿,其中最受歡迎的是保存容器。琺瑯製,白色的,配上膠蓋或是琺瑯質的蓋子。由於蓋子往下凹,保存容器能在冰箱內穩固地重重疊起來,方便收藏食材。琺瑯不吸味、不染色,所以很適合放味道重的食物,像醃製品或是咖哩等。我最喜歡的還是它能夠直火加熱的特性,日本人煮咖哩時總做一大鍋,今天吃過咖哩飯,餘下的翌日用來做咖哩烏冬。家裡沒用微波爐,若是用塑膠容器,加熱時還得把咖哩倒進鍋子裡煮,用琺瑯製的,將它整個放在爐上加熱便可以,須清洗的器物減少了,懶人受惠。

早餐做好後,盒子裡的牛油也放軟了。以前總覺得在吃前需把牛油回溫非常麻煩,但原來並不,一個賞心悅目的牛油盒可以把那小小的麻煩感覺銷去。

日劇、北歐家具與Hans J. Wagner

.
七月中起,日本的WOWOWOW電視台放了一齣非常賞心悅目的電視劇,名為《パンとスップと猫日和》(中譯:麵包、湯與貓咪日和)。內容講述由小林聰美飾演的出版社編輯亞紀子,在母親過世後,接手了其食堂,並將它改裝成只賣三文治與湯的咖啡廳,是非常清淡平靜的故事。為甚麼說它賞心悅目呢?所指的不是劇集內的演員或風景,而是亞紀子的家,一個以五六十年代北歐家具作佈置的家。

R88_01

R88_02

香港人愛日本的雜貨,日本人則迷上北歐,Iittala與Marimekko都是他們鍾情的品牌。 我們常說的北歐家具,其實是源自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設計美學風潮,當時的「北歐風格」承接著現代主義與功能主義,摒棄了任何多餘的裝飾。 那時候開始的北歐與日本同樣,都重視實用多於花巧,於是簡約與耐用便成為了兩地設計美學最基本的原則。 而這相隔了北太平洋與北大西洋的兩片土地,在傳統生活文化上其實也有著微妙的相似之處,像他們都以木作為製造家具的主要材料;都珍惜家裡的器物並視他們為留給家族後輩的傳家之寶。

為《パンとスップと猫日和》提供家具的是一家名為Bellbet Warehouse的進口家具店,它們在世界各地搜購設計及生產於50至70年代的二手北歐家具,其中以Hans J. Wagner的設計為主。Hans J. Wagner對於木的材質極為重視,低矮的櫥櫃、以明式椅子為藍本的「Y Chair」,桌腳上粗下細的圓形餐桌等等,都穩約流露著木材的美感。 不管是在生活上或是電視劇之中,家具的應用或多或少都反映了擁有者的個性,但Hans J. Wagner的作品風格極為低調,幾乎能融入任何的家居之中,應用在電視劇場境裡,似乎也不太影響角式個性的呈現。事實上,在不少電視及電視劇中都能找到Hans J. Wagner的作品的踪影,例如無線電視的處境劇「愛.回家」中,便能找到他的「Shell Chair」(雖然我不肯那是否仿製品)。

R88_03
在「愛.回家」中出現的「Shell Chair」。

R88_04
Hans J. Wagner設計的「Y Chair」。

R88_05
在 Bellbet Warehouse還能找到Peter Hyidt及Orla Molgaard Nielsen等北歐設計師的作品。他們設計的矮櫃,被不少仿50年代家具的生產商引為參考。

相對於北歐家具的簡約低調,同樣注重手工的意大利家具則常給予人華麗的感覺。在另一齣日劇《爸爸是偶像》中,由錦戶亮飾演的偶像歌手住進背景平凡的妻子家時,帶著他的Cassina沙發,卻發現新家根本容不下。不只是體積,還是關於整個家居氣氛。意大利家具跟美國房車同樣,在日本像徵著財富、地位與生活品味,而北歐家具,則似乎代表著對小日子的享受與珍惜。意大利與北歐的家具,你較愛哪種?

1798409_1378039112469278_662459855_n
麵包、湯與貓咪日和設有中文版DVD的粉絲頁,有興趣請去看看啊。

甜點家具

.
「看來好好吃啊。」甜品剛上桌,原本被苦悶的工作消磨得疲憊的朋友Ono立時臉上泛著光,小心翼翼的用小叉子切下一小角芝士蛋糕拖拽到旁邊的草苺醬汁,Ono閉著眼睛等芝士蛋糕在口裡化開,化開成花。「好幸福啊。」再睜開眼時,他眼裡的倦意原來也溶在口裡了,此時閃亮閃亮的。甜品啊甜品,您本來就是魔法靈藥吧。即使單是在旁邊看著的我,眼睛也能嚐奶油甜香,喜孜孜直上心頭。

設計師Boggy Chan最近發表了一套甜美的家具「Sweetie」,夾心餅是桌子,Cupcake是座椅。
R96_01
「Sweetie」看來質感十足,那黃的棕的看上去就是溶化了的吉士與巧克力糖霜,在椅上子厚厚的覆上一層,因太貪心放太多了的糖霜還緩緩自四周滴下,餅乾裡夾著的一層奶黃也是軟綿綿的甜,看得人的心花也開了。這些其實都是用一種叫聚氨酯( polyurethane)的物料造成,稍帶柔軟的質感、氣泡的效果與斑斕的色彩正好用來扮演甜點,而且日常常見的東西給放大了也總充滿了喜感,不能吃進肚裡卻眼裡飽足,同樣教人心花恕放。

R96_02

R96_03

Boggy Chan在研究這套家具時曾以食物玩過一些小遊戲。我們小時候辨家家酒,以花以草以泥土作食物,Boggy Chan的家家酒則以食物甜點作為家具建築物,用曲奇餅造沙發、以巧克力餅乾做成搖搖板,至於Chocolate Brownie就是作為茶几的最佳材料了。在這個遊樂的過程之中,她尋找最適合用來造成家具的甜點模樣,最終發展出「Sweetie」系列來。

R96_05

R96_06

早陣子日本的網上商店Felissimo也推出了一個以食物為主題的家具,一個麵包系列,而且,它們還邀請你成為「食物」的一部分——穿著棕色的毛袍鑽進卷形麵包裡成為巧克力卷、披著紅色的披肩睡在多士形的靠墊上成為士多啤梨果醬多士、穿著奶黃色的袍子窩在圓形麵包內成為忌廉賓,平常稍息時都充滿著遊樂心情,生活也有更多趣味。就怕看著看著肚子會餓嘴會饞,誘來一個甜品胃,就不少心多吃了壞了瘦身計劃。

http://www.felissimo.co.jp/kraso

非即棄,即棄餐具

.
某天哥哥一家突然到訪我家用餐時,我發現家裡居然沒有多一兩份的餐具供他們使用,連叉子也只有兩根而已。才開始兩小口生活的, 廚櫃與心裡同樣,都僅容得下對方,家裡的餐具食器就大都只有兩套。我有一些愛招待親友的朋友,總會在家裡預備一些即棄餐具,大伙兒來大伙兒散去,餐具就大把大把的掉棄,看了不免為地球先生心痛。但想到一堆堆的碟山碗海,也極能理解朋友何以貪一時之便。

有些即棄餐具或許能減低我們的罪疚感,就是那些以環保物料製造的,而且它們都長得好美好美,給予我們多一個浪費的借口。

R84_01

以往我在家品店任買手的時候,曾進口過一個叫Wasara的日本品牌的即棄碗碟。碗碟都是以䉀渣、竹子以及葦等原本被當作廢物或長得較快的植物製成,因為沒有經過漂白,手感特別粗糙,但倒流露著日本對特料尊祟的精神。和一般軟趴趴的即棄碗碟不同,Wasara特別堅硬,東西放下去時也不會隨便下滑,線條卻被壓得流灑,飛飛揚揚的碟邊,彷彿下一秒便會從掌心起飛。今年Wasara迎向五周年,推出了與由皆川明打理的布料及時裝品牌Mina Perhonen合作的特別版,Mina Perhonen出品的布料圖案都頗為花俏,大片的花卉色塊舖得滿滿的,沒想到放諸Wasara的卻極簡,就幾隻小小的金蝴蝶給碗碟作點綴,雅致非常。一套數只的碗碟在日本時售數百日元,作為即棄碗碟著實不算便宜。

R84_02

剛於瑞士完成了產品設計碩士課程的中國設計師Qiyun Deng,在她的畢業作品中,發表了一套令人極心動的即棄餐具——「Graft」。如大䓤、甘荀和西芹的蔬菜化為刀叉,檸檬化為杯,橘子變作碗,用色濃淡有致,蔬菜果子的纖維都清晰可見,進形幾可亂真。「Graft」是用植物纖維抽取物所煉成的塑膠製作而成的,埋在土裡會作有機分解,對環境造成的負擔也較低。

R84_06

R84_04

R84_03

不過,既然是在家裡,只要不貪那點方便,其實可以不用即棄餐具的。 況且如此漂亮的設計,怎會捨得使用呢?就放在家中當眼處,作為藏品吧。

Wasara
www.wasara.jp

Graft
cargocollective.com/qiyun

(原文刊登於Yahoo!設計生活

跟孩子一起造家具

.
小孩子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真是我們成人望塵莫及的,我們以為自己見識多懂得比他們多,但談到設計,他們腦中的發想可能是我們用盡力氣都未能想到的。怎樣引發他們的想像力?怎樣讓他們明白奇怪的想像是可以實現呢?於英國Kingston University就讀的Jack Beveridge及Joshua Lake想到一個好主意。

R77_04

R77_03
有哪個設計師會想到要在椅子上設金魚缸呢?

Jack Beveridge及Joshua Lake是七八歲的小朋友的美術導師,於英國St. John’s教堂以及於Kingston的小學課堂中,他們請班上的孩子們繪畫一張椅子。在沒有任何指引之下,小朋友把他們腦中的鬼主意於紙張上一一展現。椅子在我們心目中大概就是四隻腳、椅背配上座位的設計,不過小孩子居然畫出了螃蟹、貓咪、高樓大廈等形態的椅子來,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在他們眼中都有奇妙的連繫。

設計師們後來把他們的作品實現,以全人手將它們製作成可以實際使用的椅子,當中包括以紅綠為主色,繪上了「Deniss the Menace」字句及頭像,設有輪子的靠背椅。另一張則是黃色的搖椅,手把位置還有一個黑色的金魚缸,一條小金魚在裡面游來游去。這些椅子完完全全地複製自小朋友的畫作,連帶點紊亂顫顫抖抖的筆觸都鉅細無遺地摹臨出來,成品充滿了手製的氣息也滿帶稚氣。

R77_02

R77_01
椅背繪有圖畫,椅腳還設有輪子,是小朋友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才能想到的。

除了Jack Beveridge及Joshua Lake這個計劃外,其實在外國都有不少類似的設計活動,像Stuffed Drawing把孩子們繪畫的動物與妖怪手製成娃娃。而名為Crayon Creatures的機構,則利用於這一兩年開始達至普羅大眾的3D印刷技術,先把孩子的畫作製作成電腦上的立體圖像,再印製成立體作品。小孩子都愛繪鴉,不如參考這些製作計劃,與孩子們一起把他們的設計實現成家居的裝飾品。 小孩子看到自己的想像變成實物,對他們應該有很大的鼓勵作用吧。

R77_05
計劃中其他的作品。

(原文載登於Yahoo!設計生活

Flat Packed的始祖:Lövbacken

.
「從我們的調查所見,越來越多人喜歡背後包含著一些故事的家具,所以我們決定把結合了懷舊風格,而又對現代生活的便利性有影響力的設計重新投產。」IKEA英國及愛爾蘭的營業經理Emily Birkin在復刻版的桌子「Lövbacken」的發表會上說。「Lövbacken」的前身是於1956年發表的「Lövet」,那「Lövet」究竟有怎樣的影響力呢?這小小的桌子原來就是引領IKEA走向Flat Packed的包裝方式的首件重要產品。

ikea1

「Lövet」是一張葉子形的三腳小桌子,桌腳上闊下窄,底部漆上金色,是1950年代的經典設計。組合起來後的「Lövet」看來不過富有當時風行的設計元素的普通桌子而己,但能夠拆下來再重組的桌腳,使原本高及膝部的桌子可塞進偏平的紙箱之中,這個想法卻成為當時設計工業的藥引,引爆出各種組合式家具的概念、簡便組裝的結構來。



ikea2
ikea3

創作「Lövet」的Gillis Lundgren(也是我們熟悉的「Billy」書櫃系列的設計師)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中構想這意念的——在IKEA一次商品目錄拍攝工作正在進行時,必須用到一張桌子,然而由於桌子太笨重而無法放在運輸用的小車內,於是Gillis Lundgren唯有把桌腳鋸下來,在運送到攝影室後才重新組裝。Gillis Lundgren因此靈機一觸,有了Flat Packed的意念,再經過設計團員們的研究,最終發展成現時IKEA引以為傲的Flat Packed經營方式。 Flat Packed的包裝大大減低了儲貨空間及運輸成本,令IKEA得以為商品標上較低的價錢。 成立於1943年的IKEA原本只是一家家具零售商,後來才成立生產線,Flat Packed的發展,使他們成功把自家商品推廣至英國等地,而這張桌子後來也成為IKEA位於瑞典 Almhult的IKEA 博物館的重要館藏之一。IKEA決定把它復刻,自有它的意義。

ikea4

復刻版的「Lövet」更名為「 Lövbacken」,高51厘米,桌面採用木紋膠合板造成,保有原來修長綴金的桌腳設計, 造型上沒有多大的改動,充滿了1950年代的風格。此作將於8月正式發售。

(原文載於Yahoo!設計生活)

Piero Fornasetti的超現實宇宙

.
今年是意大利藝術大師Piero Fornasetti的一百歲生忌了,在2010年出版的紀念書籍《Fornasetti: The Complete Universe》中提到這位擅長以筆及墨水作畫的大師於在世的75年間曾創作過11,000件物品,而其兒子Barnaba Fornasetti後來卻發現作品數量比估計的多出二千件之多。無論如何都是一個驚人的數字。究竟這位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家的腦袋中包含了何等遼闊的宇宙呢?
R49_01
「Magia Domestica」

R49_02
「Chiavi Segrete」


Barnaba Fornasetti形容父親每天醒來時都有新的點子新的計劃,做著做著便會忘記前一天還在進行的工作。在Piero Fornasetti過世了二十多年,卻如何仍在世般作品推陳出新——兒子從父親的作品之中,選出適合用來製作各式家具家品的畫作,重新組合拼貼,製作出能延續父親奇詭創作風格的製品。

R49_03
「Pennini」

R49_04
「Nuvolette」


在父親一百歲生忌的今年,Fornasetti與牆紙品牌Cole & Son合作,推出了全新15款的牆紙。與寶劍及沙漏同時陳列在書架上的梨子與熱情果、鋼筆的筆嘴、奇形怪狀的魚、久遠時期以前的飛船、掛在樹上的古老鑰匙等等——在牆紙中我們能看到看似日常常見的平凡物品在畫家的細意經營之下,呈現出一種奇異的氣氛。其中一組名為「Magia Domestica」的牆紙最為引人入勝,十幅一組的作品中展現了疑幻似真的窗帘、書架、樂器、盔甲,以及一道半開的門,將窒內環境化為一個多次元的空間。為了能使用家能自己選擇組合各式的牆紙圖案,今次Fornasetti及Cole & Son特意將多款牆紙均製作成橫直兩種卷軸,在拼貼時便更為方便。

R49_05
「Macchine Volanti」


Piero Fornasetti曾明言自己不相信「時間」與「時代」,不會讓年月歷史成為作品主要的價值。今天看到的Piero Fornasetti的作品雖然典雅卻歷久常新,這或許正是他的理念為作品帶來的精神。

自然元素:吉岡德仁Element系列

.
有一年在米蘭家具展中相約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做訪問,訪問前他的助手先把一叠十數頁的FAQ交給我:他將自己經常會被記者問到的問題,以及當年家具展中發表的所有作品的概念、與各品牌合作的種種都鉅細無遺地說明了,請我只問FAQ以外的問題,以縮短採訪時間,而採訪中對一切私人問題也不予作答,真是一位專注於設計的設計師。
R62_01

吉岡德仁在去年米蘭家具展後便沉靜下來,看來是在一心一意處理將要發表的作品,於今屆家具展中,他與意大利家具品牌Deselto合作,為他們創作了「Element」桌子系列。吉岡德仁早年曾在東京21_21 Design Sight中舉辦了展覽「Second Nature」,當中一件名為「Venus」的展品,透過結晶在椅子上成形的原理,設計出一個非出自他手,而是由「自然」創造的家具。而這個「Element」系列,則是「Venus」的延續與變奏,他研究不同成形程度的結晶形態,從而取得靈感為桌子造型。

R62_02

R62_03

每張「Element」均是由金屬造成,底部及桌面的金屬板以長方形的柱體相連著,而柱子不同的排列方式便做成了不同高度與不同用途的桌子,有長餐桌,也有小型的邊几。最引人注目的是桌子每個部分的連接點極細看來有點搖搖欲墜,產生了強烈視覺上的張力。

R62_05

R62_04

吉岡德仁親手繪畫的設計圖看來其實有點像水墨畫或書法,注重空間的留白與黑白對比,而成品亦保留著這種東方美學的元素。

(原文刊於Yahoo! 設計生活

Droog的超級抄襲術

.
Droog曾不時在官方網站內張貼作品被抄襲的消息,最近他們倒一收怒氣,將之化為幽默,將抄襲文化當作是「創意交流」,與北京的Today Art Museum與及深圳的OCT藝術及設計中心舉辦創意抄襲展「The New Original」,實行你抄我時我抄你,不過這次展覽的目的並不在反諷中國大陸抄襲成風的文化,而是思考這些產品於設計工業及生活中的意義。

R61_01
荷蘭設計師Richard Hutten以中國傳統茶壺作為基礎,手把部分採用了中國常見的大紅色。

無人能夠否認中國對抄襲的能力,不管是iPhone、iPad等電子產品或是設計師家具等,他們都不單能摹仿得幾可亂真,更令人驚歎的是往往添加了額外的功能,有的像付有鬚刨的手提電話等教人啼笑皆非,有的卻令人不禁讚歎,且信手拈來別人的設計貼上自己的名字就成為自家製品。「The New Original」便正正以此作為創作基礎。
Droog早前來到他們喻為「抄襲文化的中心地」的深圳,在當中挑選了26件產於堂地的產品,然後邀請來自荷蘭的Richard Hutten及Ed Annink(順帶一提,Ed Annink已於去年9月離世,享年56歲)、來自中國的Urbanus及香港的又一山人等,以該26件產品作為藍本,演化出全新的作品。雖然加入了設計師及藝術家們的演繹,但完成品看來仍然「熟口熟面」,那些傳統的茶壼及花瓶可能在任何地攤中出現過。

R61_02

R61_03
Richard Hutten「設計」的花瓶。

「無論是在設計上或是在市場上,我們都到達了一個飽和的狀態了。我們是時候好好利用智慧,思考怎樣利用那些多餘的東西,將它們投入在設計過程中。」Droog的總監Renny Ramakers如此解釋這次展覽的概念。

以往Droog都會將展覽品以Limited Edition的形式發售,這次的展品該是設計愛好者最願意大方承認,又最願意展示的抄襲品吧。

展覽日期:即日至4月9日
地點:廣州天河區天河路228號正佳購物廣場4樓
www.droog.com

(原文刊於Yahoo!設計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