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島:有關那些曾被忽視的災難 (II)

June 11, 2015 § Leave a comment

.
2012年替《明報周刊》到瀬戶內海採訪直島、豐島及犬島的故事,至今仍是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採訪之一。

一向都負責文化、設計與生活版面的我,在這以前對於採訪對像都是抱以認同的態度的,「不好不報」,既然不欣賞,又何必介紹?要介紹的,必定是自己喜歡的東西。但在這次瀬戶內海中,卻毫不保留地透過選材來呈現自己對這藝術島計劃的疑問。

當然我是喜歡這些小島的,喜歡得一再到訪,卻同時對藝術「入侵」島民生活難以悉懷,包括犬島精煉所改建為美術館後,老人家們無法一如以往自由出入滿載了兒時回憶的場所;包括西沢立衛設計的豐島美術館,疑惑那讓人感受到自然強大力量的空間,與島上的居民們又有多少連結?

石井亨先生是採訪中的其中一位被訪者,他是香川縣議會的前議員,一位為豐島的非法垃圾棄置問題苦戰了十多年的人。希望大家在為美麗的豐島美術館而感動的同時,能明白讓那感動實實在在的,不只是福武財團或西沢立衛,更重要的是一群為帶豐島脫離災難,跟政府長期苦戰的島民們。

b0246531_16295698
7

 下文為載於《明報周刊》的石川亨簡短訪問:

今年五十二歲的石井亨生於豐島,一直立志在故鄉從事農業及畜牧業的他,卻在1999年參選了香川縣議會,並成功當選至2007年退任。他從政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求日本政府正視豐島不法棄置垃圾的問題,把豐島還原為那個象徵着自然潤澤生命的小島。

1990年豐島事件被揭發時,我三十歲,正在島上經營一個育有八百隻雞還有數頭山羊的農場,我把雞養在庭園內任牠們走動,餵飼有機飼料,希望生產出即使對雞蛋敏感的孩子也能安心食用的雞蛋,但首次把雞蛋用船送往城市的自然食品店時,店家卻說:『我們不要被污染過的雞蛋。』」

「我爸爸自1977年起便參與住民運動,向縣政府抗議那家企業以『蚯蚓養殖以改善土質事業』之名,作『生活有機垃圾處理場』的方案,那家公司臭名遠播,而島民也早於1983年時,便發現他們以郵輪載着大批工業廢物傾倒在垃圾場內,我們也驗出了鄰近地區的海水及土壤的重金屬量遠超安全標準,可是縣政府一直漠視島民的意見。1993年我父親去世後,我決定放棄農場,擔任豊島公害調停選定代表人一職,與島民一起與政府抗爭。最後總算在2000年取得勝利了。」

「直島開始發展成藝術島時,我們正為豐島問題而苦戰。對我來說,直島的發展不過是一個富商的個人活動。2006年時,當時我還是香川縣議會議員,福武總一郎跟我說:一起做藝術吧,把豐島變成一個藝術島。當時我並沒有表現得特別熱心。至今,我仍不太明白藝術與島民生活有什麼關係,現代藝術與島上原來的生活釋出的能量很不同,我想應該很難以藝術去呈現島上的文化吧。不過我也沒有不喜歡豐島美術館,這裏很美,但我最喜歡的始終是檀山,站在山上可以把附近廿七個小島的景色一覽無遺。」

「我現在最希望整理我的水田,重新務農種米。以豐島天然地下水種出來的米,味道特別香。」

Screen Shot 2015-06-11 at 1.38.21 pm

Advertisements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明報周刊 category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