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谷和彥與原爆君

March 17, 2011 § 1 Comment

.
福島的原爆是怎麼回事呢?
Sony電子寵物Momo的設計師八谷和彥以肚子痛的原爆君作解說:

“原爆君的大便非常的臭,因此當它鬧肚痛時大家都恐慌了。它憋著憋著,終於憋不住,一聲巨響,所有人慌張不已。但還好,不過是放了一個臭屁。醫生不住給肚痛難當的原爆君灌藥(海水),原爆君還沒是捺不住,又放了幾個臭屁。臭屁不是大便,勿慌… …”

日本人對安撫人心這回事,真是又自發又快速。嗯,不過肚子痛時,屁也特別臭。

逃過,逃不過

March 16, 2011 § 5 Comments

.
日本東部正處於水深火熱,京都卻平靜得教人不好意思。

這幾天,所有同學都收到家人的電話、電郵,催迫著大家趕快回國。每天看著新聞,接收氣急敗壞的來電,處身的境地卻毫無異樣,仍然頭頂著蔚藍的天空,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超級市場的食物照舊堆滿貨架,學校鐘聲仍響亮,電器回收車的廣播仍在街頭穿來插往;一切如常。

學校今天為我們安排了一堂特別課,解釋今次災難的原委及危險性,從地震、海潚至原子發電廠的爆炸事件等逐一說明。村田老師一再強調關西與關東隔著重重山巒,定當安然無恙,而身處安全地帶的我們,最重要的是搜集正確的資訊,暗示我們不要因各方流言而恐慌,費量心力安撫我們。

老師沒說出口,卻在筆記中悄悄加了一句:“請我們相信日本政府發佈的消息。” 不過前車可鑑,曾隱瞞史實的國家政府,實在令人難以信服。這不是日本政府的問題,而是政府的普遍問題吧–—隱瞞事件的嚴重性,免生恐慌,力求安撫民眾與投資者,穩定人心。另一方面,我也無法相信老師們誠心為我們做的資料搜集。對不起,村田老師,我明白你心恐我們因無知而有所懼的心情。只是,老師,筆記中字裡行間的主觀立場實在太明顯了,而且,我們怎可能因為一個昨天晚上才對核能作片面研究的人的片言隻語而定下心來? 但謝謝你的苦心。

原本沒打算在春假回港的我,為了讓家人安心,也如其他同學般,逃不過回國的宿命。我決定接受大嫂的好意,回去一趟。去不成金沢與瀨戶內海的我,決定抱著旅遊的心情迎接香港的美食。:)

關於地震的一封電郵

March 14, 2011 § Leave a comment

.

I got an email from a Japanese who I met once few day ago…

收到一位幾天前新相識的日本人的電郵…

“大概十年前,我們京都人面對過‘阪神大地震’。那時京都並沒有很多損傷,當我以義工的身分來到神戶的災難現場時,實在感到無比震撼。

這次地震的破壞性比‘阪神大地震’ 還要強,是世上第五大的地震。真的是非常可怕。雖然我們對地震己習以為常,然而今次事件也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可能的話,請為遇難者祈禱,期求他們平安。同時,要是有興趣的話,請損血協助他們,外國人也可以參與的。

http://www.kyoto.bc.jrc.or.jp/institution/index.html

話說回來,即使我們哭衷著臉也無補於事。

我們這些安然無恙的人,應該提起精神來,繼續日常生活,為災區的人提供支援才對。不可以失去笑容啊!一起加油吧!

就這樣了,再見。”

*****

“地震は…10年くらい前、僕ら京都人も『阪神淡路大震災』という
大きな地震に直面した事があるんですが(京都の被害は少なかったです)、

ボランティアで被災地の神戸へ行った事があります。ショックでした。今回の地震は、それを遥かに上回る、世界史上5番目の大きさの地震です。
本当に大変な事になってしまっています。
地震に慣れ過ぎている僕らでも、想像が出来ないレベルです。
良ければ、被災地の皆さんの無事を祈って下さい。
また、興味があれば献血にもご協力下さい、外国の方でも参加が出来ます。 

http://www.kyoto.bc.jrc.or.jp/institution/index.html

とはいえ、みんなで暗くなってしまっても仕方ないです!

僕ら、被害が無かった地域の人間は、元気を出していつもの日常を続け、
被災地の皆さんを支援するべきだと思います。
笑顔が無くなったらダメです、頑張りましょう!

それでは、また!”

*****

考試過去,成績還算不錯,滿心期待著春季假期,以及兩次早己計劃好的遊行。然而,畢業禮的當天,發生了關東地震,心情一下子沉下來。那天下午,我們一班同學正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廳用下午茶,其中一個同學接到家人的電話,家人氣急敗壞的詢問同學是否安然,我們才知道原來關東發生地震了。

身在京都,因為家裡沒有電視,這裡也不似香港每十步便有一個書報攤,當然也不如同在《MING》時一般,每天看著《明周》的人為此衝峰陷陣,要是自己不上網查新聞,便有如事不關己。(這大概是解析日語中的 “気になる” 與 “気にする” 的最佳實例)

地震發生後我有一種活在五里雲霧內的迷糊之感。要好的韓國同學將相繼回國,我們忙著搞歡送會,整天的嘻嘻哈哈卻有點朦朧。我感到我們生活在一個堅固的帳縫內豐衣足食,對遇難者呈上徒然的口舌上的關心,有點無能為力。

這個時候,我收到數封來自不同的人但內容相同的短訊,請我們關西地區的人減少用電,把電力留予關東地區的醫院等協助災民。然後,還有這新相識朋友的電郵,輕描淡寫的建議我們去捐血。雖然都是一些小事情,卻對災民有莫大幫助。

下次,要是再感無能為力時,就先著眼身邊的小事情吧。:)

又及:剛剛才從朋友口中得知該短訊是Junk Message,可惡! anyway~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311 地震 category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