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於看不見的城市裡

May 21, 2013 § Leave a comment

.
我們收拾行李,清晨時分乘搭個多小時的公車來到機場,坐了三個多小時的飛機,再在計程車安坐了近兩個小時。我們轉轉折折遠道而來,只為尋找一個房間,好讓我們躲起來。

M22_01

昨天下午我從曼谷機場出發,跳上了早在網上預約好的計程車,確定來到華欣之後我對路上的風景特別的注意,嘗試記下附近的餐廳小店,想著到達酒店放下行李後要隨即直赴市集,不過,當車子拐進兩旁都是野草樹木的巷子後,我便感覺到當地的人文氣息即將遠離我,我將到達一處與當地地道文化毫無關連的地方,但那裡將注滿了遠離自己國家或城市的人所流滲出來的歡樂氣氛。對了,此時我正身處泰國的七岩一家名為Hotel de la Pix Hau Hin,一個遠離市區民眾的Resort Hotel之中。
M22_03

Resort Hotel的概念最早可追溯至兩千年前的古羅馬,那時的「Resort」其實是羅馬君主建給平民百性使用的公眾浴場,在浴場裡設有建身房、圖書館、餐廳、商店甚至美術館及戲院等。反正就是那種只要踏進去不往哪裡跑,也能消耗上一天半天的地方。過了兩千年後的今天,不管哪個國家的Resort,酒店裡的設施怎樣轉變發展,似乎也是保守這個「讓享用者甘願長時間待在其中,感覺片刻的悠閒放鬆」的概念。

我躺在泳池旁的躺椅上,因為害怕被紫外線直射,所以刻意挑了比個陰涼的位置。兩個歐美人在水深僅能及至他們胸口的泳池內玩著扔球遊戲,而與我水一之隔坐在彼岸的兩名女孩則百無聊賴地曬著太陽,有時跟泳池中的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我本來想著一場來到要否下水游個泳,但其實我從來不擅長運動更不太諳水性,加上剛才看到歐美人在水裡吐口水,便把我下水的興致打消了。酒店面向大海,但大海只是背景板——這裡的海裡都是水母,觸踫到的話全身定發麻吧。一月的華欣也實在清冷,空氣迷迷濛濛的漾著一層薄霧,與我想像中的陽光藍天海灘白雲海鷗飛處的氣氛相去甚遠。當然,我該是被旅遊書的剪裁式報導弄糊塗了,看著那個伏在泡了蘭花的水池裡的少女時,逕自想像和熙的陽光與溫暖微風來。不過無論如何,即使眼前景物不如所期,我還是獲得了期待中的「始然自得」。

M22_02

M22_01

我覺得這裡其實可以是任何地方。由於沒有路經的交通工具,在可容計的步行距離中都是人跡罕至,雖然酒店安排了每天兩班的接駁車載我們去華欣,但我還是心甘情願讓自己變成被軟禁的囚中奴。我每天早上吃著酒店安排的包含了各國料理的自助早餐,中午時在同一個餐室之中點了披薩和沙拉,黃昏時則在酒店另一家餐廳選了個面對大海的位置(雖然不能下水,但這大海的汹湧波濤,卻是平靜心露的最佳佈景),喝杯小酒並享用混合了各國風情的泰式料理。要不是服務生們都操著濃厚泰國口音的英語,我大概早忘記自己身處何地了吧。在這裡,城市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M22_04

躺在泳池邊喝著清涼飲料時,我開始懷疑這種悠閒輕鬆的感覺某程度上是源自那模糊不清的城市輪廓。正因為在這裡城市的特質只餘下清冷的天氣,我已忘了去揣測它原來的模樣,我的世界小得只有一個泳池及一杯橙紅色的調酒。塵世被盡可能隔絕在酒店的圍牆以外,我們在人工的天堂裡安享太平。

(原文載於《MILK》)
903449_10151605412465348_853774790_o

曼谷We*Do Gallery

February 22, 2013 § Leave a comment

.
聽一些泰國朋友說,他們上的中學都有專為男同性戀者而設的洗手間,大家都視他們為天生的第三性別,認為他們該擁有最基本的平等權利。如此通達的想法與強大的包容性似乎成為這個國家特殊的吸引力,讓人直覺地相信即使文化再差異,在此亦能憂悠地生存。原駐在西班牙的We*Do Gallery也是被這份力量吸引到曼谷來。

M21_04


當認識了一些泰國朋友後,便開始慢慢理解是甚麼養育出一個像曼谷這般追求驚異驚奇事物的城市來了。不可思議博物館、人體博物館;連一個普通的購物商場都得弄個鬼屋主題,沒那麼極端的也得模妨一下機場,為甚麼他們不可以乖乖的就做個簡單的盒子建築而已呢?感覺就是很適合寺山修司用來開設天井桟敷劇場的城市。我所認識的泰國人的個性普遍地樂天熱情與單純,女生的衣服大都是色彩繽紛的,紅配黃黃配藍藍配綠,男生們都順應天命,對事業似乎無強烈的追求……看著他們大大的笑容,我想與其說他們會尋求驚異的事物,倒不如說他們能夠視所有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件為理所當然。當然我不能以自己所知的來以偏蓋全。

年前看過關於泰國設計周的文章,設計周在曼谷舉行,想到在曼谷舉行以為會有令人滿頭問號的作品結果並沒有,但以樹木及綠化為主要題材的產品與這國家的傳統貼近自然的文化頗接近。曼谷近年開始積極推動現代設計,像在The Emporium開設的泰國創意設計中心等,因此得知We*Do Gallery這家具畫廊的存在時,也有點「順理成章」的感覺。

M21_01


We*Do Gallery是由來自西班牙的Francisco Polo及德國的Markus Herchet成立,雖說是Gallery,但其實部分的業務是室內及建築設計,另一方面也舉辦各類藝術展覽,還經營限量版家具的買賣等。兩位創辦人均曾在量產的大型家具連鎖店IKEA工作,任室內設計師,有趣的是Francisco Polo在大學裡其實是修讀化學的,與設計無關。工作了四年之後,Francisco Polo離開了IKEA開始經營家家具發行公司來,Markus Herchet是後來才加入的。他們的公司於2009年時轉型成We*Do Gallery,一家集合了藝術設計作品、各類型藝術的展覽場地,還不時舉辦DJ派對甚至紋身活動的空間。

M21_02


在西班牙經營了3年後,他們決定選離這個國家到別的地方去學習不同的生意運作方式。他們考慮過到德國或葡萄牙首都里約熱內盧,後來卻選了遠離歐洲的泰國,並於2012年進駐曼谷的著名商業區Watthana。Francisco Polo說曼谷是一個很親切的城市,除了語言及一點點文化差異之外他們幾乎沒有遇到甚麼困難。曼谷是他們的基地,他們面向的市場除了歐洲外,還有日本、韓國、新加坡與香港。倒是至今還沒有正式與泰國設計師合作過。

We*Do Gallery現在引入的品牌包括Moroso、Asplund、Vitra及Carl Hansen等,也有Muuto、Pia Wallen以及Maison Martin Margiela設計的「Ligne N°13」等等小物,而現在店內正在舉辦Formafantasma的「Botanica」系列——一個以研究天然素材提煉出來的物料為基礎的創作展覽,作品包含著前衛意念卻又注重傳統工藝技術,十分有趣。

M21_03

M21_05
Formafantasma之前替荷蘭品牌Booo!設計限量版燈飾時,也是運用了「Botanica」的概念。


我想那些懷抱開寬的朋友在畫廊中見到Formafantasma那些動物糞便提煉的物料造成的家品,又或用麵粉造成的大型花瓶,大概也會對在這些曾於米蘭家具展中教人目瞪口呆的作品全盤接收吧。即使看不懂弄不清,大概也會對那「不懂」一笑至之,而不會因為看不懂他而排除作品的價值。

話說回來,我擁有一種遇到休日的體質。無論在哪個城市,即使事先上網查明當天不是店家的定休日才出發,我還是會遇到臨時休業。We*Do Gallery也在我到訪時定休了。雖然可惜,但我想就是這種小小的遺憾教人對一個城市特別眷戀,也才有一而再,再而三探訪同一個城市的理由。

(原文載於《MILK》雜誌)

泰國

February 4, 2013 § Leave a comment

48210005

48210010

48210013

48210015

48210016

48210023

48210037

48210017

生日去了泰國過了幾天,沒排行程沒看甚麼沒特別要吃甚麼,甚麼時候開始享受這種沒甚麼的旅行的呢?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hailand 泰國 category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