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到La Chaux de Fonds找Le Corbusier

December 15, 2012 § Leave a comment

.
Le Corbosier的童年在La Chaux de Fonds度過,後來又在這裡建造了第一幢他以個人名義完成的住屋——Maison Blanche。

M14_A


遊覽藝術大師或設計大師的出生地時總有一點憧憬,不免意圖自城市中自古遺留下來的風貎之中追溯大師們一路走來的路,尋找他們煉成的睿智尋找蛛絲螞跡。在La Chaux de Fonds之中我們又能探索到甚麼呢?這個被視為學習Art Nouveau建築風格時該到的修學地的城市,卻是Le Corbosier曾經一度逃離的地方。或許模妨自然的建築特色實在舖天蓋地,使他不得不遠離才能靜下心來看清世界,探索自己對建築物真正的想法。

Le Corbosier於1907至1909年間離開了瑞士,前往意大利及東歐旅行,後來於1911年到訪中東,回到La Chaux de Fonds後於1912年成立自己的建築工作室,並於同年為家人於山上建了名為Maison Blanche的房子,亦是他首次以個人名義完成的建築。

M14_03

M14_04


自市中心的Espacite Tower看去,Maison Blanche特別顯眼。於一排排整齊的紅磚瓦屋頂房子之上,唯獨它立於山上,素白一遍。Le Corbosier及他的父母兄弟只在Maison Blanche中居住了短短七年,部分原因是建築物位於沒有自來水供應的山上,只能依靠積存下來的雨水作為生活用水,再加上異常寒冷的天氣造成日常生活的不便,使他們於1919年時讓房子轉讓。在他們居住期間以及轉售後房子的外觀都被多次改變,不過到1979年時它被瑞士政府收為受保護建築,而Association Maison blanche亦於2000年正式成立,Le Corbosier與家人在此居住時的面貎一點點地被恢復。

今天走進Maison Blanche時,已經無法從明桌淨几的環境中感受到多少生活氣息了,不過自房子的佈局以至曬落一地的陽光之中,仍然能感受到設計師當時是如何以人們的生活為前題廢煞思量。房子的一大建築特色是單以外牆及室內四根50厘米 X 60厘米的柱子支撐整幢建築物,因此室內預先建好的牆壁其實只用來作分隔空間之用,住居者能夠依著自己生活所需以較為低廉的價錢,把室內旳空間重新劃分。在今天看來理所中當然的建築特色,當年卻是需要太量精密計算與研究,才能大膽實踐的創新念頭。在當時人不得不因應室內空間的分配,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以作迎合的時候,Le Corbosier卻為當時帶來了新的生活可能——要是你愛多花時間與親人相聚時,可給予起居室較大的空間;反之,或許可以改變室內牆壁的位置,當自己與家人多點私人空間。而後來,Le Corbosier的作品更將外牆也解快放來,單以樑柱作為房子的支撐,使牆上能設有更多更大的窗戶。這樣想來,Maison Blanche實在可說是他建築設計的實驗場。

M14_01


Maison Blanche的地下以偌大的起居室為中心,起居室之中於著一台演奏用的鋼琴。房子的管理人跟我說Le Corbosier的母親擅長彈鋼琴,當家人聚首時便泡在溫暖的琴音之中。這房子原本就是為著家人的美好生活而建造的。幻想著Le Corbosier一家於傍晚時分,窩在起居室中的畫面時,我如此的認同他的話;房子該是服侍生活的機器,而當它徹徹底底地成為商業手段時,我們的生活彷彿也被任意出賣了。

(原文載於《MILK》)

Advertisements

到La Chaux de Fonds找Le Corbusier

December 13, 2012 § Leave a comment

.
位於瑞士西北部的La Chaux de Fonds好像從來都不被大家例入旅瑞士時的行程之中,畢竟她沒有普遍對瑞士期望的一望無際的綠草平原乳牛自然環境。不過,此城有的是溫柔的Art Nouveau建築與Le Corbusier。

le_01
P1030992

早些年有機會去瑞士巴塞爾參觀Art Basel,剛好行程還有兩三天沒有填滿,便想多去一個城市,不知怎地,最後沒有挑美麗的古城Bern,卻選了沒怎聽說過的La Chaux de Fonds。現在想來,或許純粹是因為她是建築大師Le Corbusier的出生地。不過也不諱言,當時對建築可謂一無所知,只是在進念的建築大師系列中看過關於Le Corbusier的劇目便冒名而至。

歷史的城市總是沿河發展的,在水源之處自能作農耕,使沿河城市總是發展得比較急速,La Chaux de Fonds位處高山上,沒有充足的水源,農業不景氣,卻靠著鐘表生產業而在18世紀蓬勃發展起來。同時因為鐘錶設計的引入,把當時盛行的Art Nouveau也帶進去,影響了城內大大小小的建築物,特別是為鐘錶工人而建起的住宅,更是注滿了自然花鳥植物等圖案與浮雕,使此城成為不少在瑞士或法國等鄰近國家修讀建築及設計的學生修學的地方。我在La Chaux de Fonds的三天間,便遇到了不下數批學生,特意跑來鑽進大街小巷與民居,蹲在路邊仔細地描畫他們認為值得參考的建築元素。對於喜歡Art Nouveau風格,喜歡建築的人來說,這裡的每一幢民居都足以成為旅遊景點吧。

le_c

現代主義建築大師Le Corbusier就是成長在這個對融和了機械科技、嶄新的美學觀念,同時重視職人手藝的城市文化之中,並且在此地展開了他對建築與設計的啟蒙期——1904年17歲的Le Corbusier進入了La Chaux de Fonds Art School,師從Charles I’Eplattenier,而Charles I’Eplattenier似乎是一個善以實踐方式教授學生的老師,他更與學生們合組成為名「Style Sapin」的Art Nouveau研習組織,對Le Corbusier影響極深。

帶領我遊逛此城的人是一個五十多年來都居於此城的精力充沛的太太,當她知道我對Le Corbusier感興趣時,立時開車帶我繞到一個市內東北方的一個公眾墓園來,墓園裡的火葬場正是Charles I’Eplattenier當年帶領著等學生設計而成的,至今已成為當地Art Nouveau建築物的地標性建築。火葬場是一間方形的小白屋,屋子外牆上裝設了一幅名為「The Triumph of Life」描畫著生命的美好,牆壁上也滿是Charles I’Eplattenier風格化的簡單的自然圖案,不過最教我感動的,卻是在小屋內所感受到的溫度。

le_e

le_f

火葬場內極為幽暗,身後的門關起來後我便只能透過微弱的燈光捕足眼前的境象,方方正正的空間的前方是長形的箱子,箱子的盡頭是要一扇小門——一道隔著現世與彼方的小門。同行的導遊著我撫一下金屬牆壁,我小心翼翼把手掌放上去,一陣溫暖。「先人自火進入他界, 過程中燒起的溫度透過金屬牆壁傳送出來,室內的溫暖便是源自他們」建築師透過建築物,讓在世者直截的感受往生者以生命的溫度守護著自己。我突然想起Le Corbusier的一句名言:A House is a machine for living。這機械雖是理性,也卻注滿情感。我這樣想。

(未完)
(原文載於《MILK》)
178237_10151312580885348_1936672124_o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Swiss 瑞士 category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