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円店,大不同

April 24, 2016 § Leave a comment

.
日本的百円店是很可怕的地方,原本只想花一百零八円(含稅)買塊廚房抺布,結果到收銀台時,購物籃總塞得滿滿——木筷子、木叉子、桌墊、清潔劑、花瓶、鐵製小籃子、湯匙型掛勾、紙製蛋糕模……還有,抹布。貨品便宜反而成了無底深潭。

同樣是連瑣百円店,但每家都各需特色。我最常去的一家是Daikoku Drug,門面很熱鬧,一進門就是琳瑯滿目的零食,不過Daikoku Drug最吸引人的,其實是它的「百円」已含稅,價錢便宜。

U005_04a
Daikoku Drug以便宜作為賣點。在京都大學附近的百萬遍有分店。

在京都0101百貨也有分店的Seria的貨品,是被公認為最精緻的,經常都會出現話題商品,例如早前便推出了模妨Fire King的餐具,牛奶綠色的,遠看幾可亂真,因為是塑膠製,深得對家具佈置有點執著,家裡又有小孩的家庭主婦歡心。Seria之中還有很大的DIY專區,另一間百円店Can Do也是以DIY為主題,不過Seria中的,除了蛋糕甜點、毛冷、造皮革配飾用的金屬扣等小物之外,還能找到木材、門把、抽屜的手把等等家具DIY材料,大都是懷舊的設計, 十分可愛。

U005_01
Seria的貨品被公認為最精緻的。

U005_03
Seria中能找到不少可愛的家具佈置用品。

U005_02
Seria早前推出的仿Fire King餐具。圖片來自:handful.jp

Daiso的商品種類最豐富,常能找到千奇百怪的生活便利商品,像是用微波爐就能造出玉子燒的盒子、能吸在冰箱上的雜物收納盒子等。另外廚具也很受歡迎,最近Daiso便推出了現在日本極流行的小型鐵鍋,也只售二百円而已。

U005_05
Natural Kitchen賣的都是富自然風格的廚具。圖片來自:iemo.jp

我最喜歡的一家百円店其實是Natural Kitchen,賣的都是富自然風格的廚具,可惜在我家附近的一家最近結束結業了,要逛便得跑到梅田地下街去。

Advertisements

日本最美的庭園:足立美術館

July 23, 2015 § Leave a comment

.
再過五分鐘,便要離開眼前這片風景了。我跟自己說。不然便趕不及在往火車站的接駁巴士出發前,好好看清楚橫山大觀及河井觀次郎的作品。只是這時我的心臟停頓了,推動不了雙腳站起來,眼睛也緊緊黏著玻璃窗外的枯山水庭園。身體最誠實,而它正以靜止來告訴我,自己如何被足立美術館的庭園撼動了。

20150722_image1

足立美術館是企業家足立全康於昭和45年(1970年)設立的,選址在島根縣安來市的古川町,亦即是足立全康出生的地方。足立美術館的地理位置對於國外旅客而言稱不上便利,但於歐美地區,特別是熱愛日本傳統文化的人們之間卻非常有名。外國旅客絡驛不絕,主要原因或許是因為其庭園連續12年被美國的《The Japanese Garden Journal》雜誌選為日本最美麗庭園的首位。設計這個被受推崇的庭園,並非如重森三玲等的大師,而是足立全康本人。

足立美術館收藏了横山大觀、橋本關雪、竹內栖鳳等近代日本繪畫大師的眾多重要作品,其中橫山大觀的作品共130幀,被視為日本國內質量最高的藏品。只是我想,來訪者之中應該也有不少人如我,連足立美術館有甚麼藏品都沒有查清楚,就已經千里迢迢特地跑一趟,只為一睹這庭園吧。

20150722_image3 20150722_image4

美術館藏品之豐、足立全康造園技術的精細,或許會讓人誤以為他出身於書香世家。不過設立如此偉大的美術館的足立全康,其實是在1899年生於一個農村的家庭之中。父母都務農,由於自小家貧,生活拮据,足立全康小學畢業後便協助家裡的種田。看著父母早出晚歸,不辭勞苦卻仍不得溫飽,讓足立全康決心轉換工作,14歲的他先是當起搬運工人,每天拉著載了木炭的人力車跑15公里的路,在搬運的過程中,他想到自己可以路過村落時順道售價木炭,於是展開了他人生首門生意。二戰後,他發展地產事業,累積下財產後,開始收集他自小便感興趣的日本畫,並且在71歲的時候,於故鄉設立了足立美術館,展出他的藏品,並且一點點地實踐他理想中的庭園。

此時我坐在離美術館入口不遠的長櫈上,隔著玻璃,也能聽到由白沙舖陳出來的河流流水潺潺。白沙後的草坡起伏連連,幾株松樹立在山丘之間,中央的一處特別熱鬧,灰黑的石塊被削成一座座峻岭的山,與被剃成卵形的山巒相間。這些稜角分別的石山本該冷艷,但在春末夏初的季節,庭園內處處都綠意綿綿,剛烈峰利都柔軟起來了。翠綠的、碧綠的、嫩綠的、墨綠的,大自然用我們的辭窮,來彰顯自己力量的強大,變化多端得我們來不及創造新的詞語來將它好好描述。這些意像裡的白河、石山、松林與山丘之後,是大片的層巒叠嶂。日本造園中有借景的技法,而足立全康毫不客氣地向大自然借來了舉目所及的山景。足立美術館的庭園,實在是足立全康與自然合作完全的巨型畫作——隨著四時轉換、天氣變化而更迭的風景畫。

聽說足立全康直到91歲離開人世前,仍然不時從早到夜站在庭園之中,用心注視著庭園的每個細節,稍見不順心的,便請庭園師修改。說話從不忌諱的足立全康曾說:「我的人生,就是畫、女人與庭園了。這些都是源自小學時代的經驗。果然人於心靈最赤祼時所受的衝擊,是一生都磨滅不了的。」足立全康有不少崇拜者,除了因為他對島根縣安來市和日本藝術的貢獻外,也因為他做事的決心與魄力。

面對著這片庭園,我感到它撼動我的不獨是它的美麗,還有當中流露著的巨大的精神——一個人為完成自己所相信的事,徹底地、歇盡所能地,內裡包含無愄無懼的精神巨大得教人屏息靜氣。

20150722_image2

(原文刊登於香港《MILK》雜誌)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Shimane 島根 category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