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街坊運動會

February 1, 2017 § Leave a comment

.
遷來京都已經大半年,常聽說京都人很麻煩,打交道需要技巧,我們倒是感受不到,因為我們根本沒機會跟鄰居們接觸。然後,十月第二個周日的正午,鄰人坂本先生突然來按門鈴了,提醒我們參加學區的運動會。噢!我居然把這町內盛事忘光光了!

京都有獨特的社區劃分,除了大家熟悉的中京區、左京區等之外,還分學區,我們家便是位於朱雀第二小學學區。話說很久以前,京都是沒甚麼學校的,相連的幾個町的居民集合的資金,加上政府的資助興建小學,讓町內兒童入讀,於是那幾個町便成為一個學區了。學區的運動會是每年一度的盛事,大都十月的運動之日舉行(十月第二個周日),每個町組成一小隊,町內幾乎每戶人家都會一家大小的參加。早上一起在小學內搭棚、參加比賽,一起收拾,晚上再敘餐。平日甚至撞面,這天是大家難得敘頭的日子。

u014_02

u014_03

所謂的運動會,其實大都是遊戲性質的,像兩人一組用球拍推大球、接力障礙賽、類似二人三足,但是五人一組前後排列的團體賽跑,而我便參加了在卡通片裡常見到的咬麵包賽跑。出賽前鄰居的浦谷太太囑我加油,別拿抺布回來(抺布是包尾的安慰奬),我也想拿到咖哩磚(第三名的獎品),結果還是拿到抺布了。

img_8736
img_8699
u014_04img_8750

朋友來京都玩時常說不希望當旅客,希望玩得「本地」一點,我總只能想帶她去超市或在公園發呆,下次若她十月來,就帶她去看吧。運動會基本上是開放參觀的,到時她就能真正感受到本地人的生活了。

u014_05

Advertisements

日本國民料理——咖哩飯

November 4, 2016 § Leave a comment

.
說到日本家庭料理,除了馬鈴薯燉肉外,最受歡迎的,該是日式咖哩了。

大家有否這疑問,印度咖哩、泰國咖哩、尼泊爾咖哩……世界上咖哩如此多,但為甚麼只有日式咖哩會「埋獻」,做得稠稠的呢?原來日式咖哩是參考了英國海軍於船上食用的咖哩而製成的,船隻起起伏伏,為了避免從碟子溢出,就造成糊狀,咖哩的日本小學提供的熱門伙食之一,糊狀正好方便粗心大意的孩子們。

 

 

日本咖哩給人的印象除了糊狀外,就是「甜」。不過日式咖哩其實變化多端,在不少小餐廳裡面都能找到既香且辣,用了很多香料調製的咖哩。像在JR二条站有一家名240的餐廳,正門及玻璃窗上貼滿了樂隊海報,我多次經過都以為是家酒吧,至最近才知道是一家咖哩專門店,但它晚上也提供酒水,選擇不輸普通酒吧。

240賣的是印度咖哩,香料都是從印度引入的,店內提供四個口味的選擇,包括蝦咖哩、牛油雞、乾咖哩雞、牛筋咖哩等等,配上黃薑飯及自製醃菜,以碟頭飯的形式上菜,談不上正宗,卻非常味美,再一次證明日本人的改良能力。

若你想品嚐家庭風味的,推薦你去二条城附近的喫茶チロル(喫茶Chiroru),主理廚房與樓面的,都是六七十歲的婆婆,她們做的牛肉咖哩,在網上評論中被視為「鄰家阿姨做的咖哩」,味道很溫柔,百吃不厭。

要真正認識咖哩這類日本國民料理,別往連瑣店,到街頭巷尾的小店去吧。

*****

240
地址:京都市上京区竹屋町下る聚楽町863-25 朝田ビル1F
http://twitter.com/currybar240

喫茶Chiroru
地址:京都市中京区御池通大宮西入ル門前町539-3
http://tyrol.favy.jp/

百円店,大不同

April 24, 2016 § Leave a comment

.
日本的百円店是很可怕的地方,原本只想花一百零八円(含稅)買塊廚房抺布,結果到收銀台時,購物籃總塞得滿滿——木筷子、木叉子、桌墊、清潔劑、花瓶、鐵製小籃子、湯匙型掛勾、紙製蛋糕模……還有,抹布。貨品便宜反而成了無底深潭。

同樣是連瑣百円店,但每家都各需特色。我最常去的一家是Daikoku Drug,門面很熱鬧,一進門就是琳瑯滿目的零食,不過Daikoku Drug最吸引人的,其實是它的「百円」已含稅,價錢便宜。

U005_04a
Daikoku Drug以便宜作為賣點。在京都大學附近的百萬遍有分店。

在京都0101百貨也有分店的Seria的貨品,是被公認為最精緻的,經常都會出現話題商品,例如早前便推出了模妨Fire King的餐具,牛奶綠色的,遠看幾可亂真,因為是塑膠製,深得對家具佈置有點執著,家裡又有小孩的家庭主婦歡心。Seria之中還有很大的DIY專區,另一間百円店Can Do也是以DIY為主題,不過Seria中的,除了蛋糕甜點、毛冷、造皮革配飾用的金屬扣等小物之外,還能找到木材、門把、抽屜的手把等等家具DIY材料,大都是懷舊的設計, 十分可愛。

U005_01
Seria的貨品被公認為最精緻的。

U005_03
Seria中能找到不少可愛的家具佈置用品。

U005_02
Seria早前推出的仿Fire King餐具。圖片來自:handful.jp

Daiso的商品種類最豐富,常能找到千奇百怪的生活便利商品,像是用微波爐就能造出玉子燒的盒子、能吸在冰箱上的雜物收納盒子等。另外廚具也很受歡迎,最近Daiso便推出了現在日本極流行的小型鐵鍋,也只售二百円而已。

U005_05
Natural Kitchen賣的都是富自然風格的廚具。圖片來自:iemo.jp

我最喜歡的一家百円店其實是Natural Kitchen,賣的都是富自然風格的廚具,可惜在我家附近的一家最近結束結業了,要逛便得跑到梅田地下街去。

從吃修道

March 6, 2016 § Leave a comment

.
夾一小塊麩放進嘴裡,湯汁的清甜跟大豆的香氣混和在嘴裡綻放,如此美味的料理,真的跟追求無慾無求的修行有關嗎?說要清心寡慾,我卻只感到食慾大振。我正和朋友在嵐山天龍寺景內的料理亭篩月的用餐。

M91_02
篩月是京都市內著名的精進料理亭,雖然於日本先後住了近三年,卻從未踏足,要不是今天給朋友拉來,我可能便沒有機會嚐到那質樸卻教人驚艷的味道。人在外地,常愛耍酷說不要做遊客常做的事,結果很多美好的事物就此錯過。走進篩月後,我跟香港的朋友不禁低聲討論起來:可不可以盤腿坐呢,還是非得雙腳壓在臀部下正在不可?用餐處足有二十叠大小(約33平方米),卻沒有一枱半椅,只在兩邊舖了窄長的兩條紅色絨布。我們沿著走廊進來時也經過多間類似的房間,大概因為時間還早,裡面都空晃晃沒有客人,我們這間則有一樣外國客人已在裡面等待,可能因為地方寛敞,疊疊米漫著草香且軟硬度適中,外國客人居然在餐廳內做起簡單的瑜珈來。店員把我們領到外國客人對面的另一端,著我們坐下,說到句請等等便離開了。

精進料理是於六世紀時自中國傳來的料理,與佛教的關係不可分割,當中「精進」二字並非指精細、精緻,又或是烹飪技術特別出色等。所謂的「精」,是指去除雜念,專注修行,而「進」,則是指不管日常生活中遇到甚麼阻攔,都不會怠惰,專心至志,所以「精進」簡單說來,就是潛心修行的意思了。因為宗教的關係,精進料理固然不會放肉,薑葱蒜等富香氣的植物也不會放,看起來大都很清淡,卻都是大費功夫,花盡時間心神,將食材最質樸最根本的味道綻放出來的菜式。 上湯是日本菜的靈魂,也是基本。即使是尋常的家庭料理,也會用上用昆布及柴魚或小魚乾煮成的上湯,增加風味之餘,也減少使用其他成份複雜的調味料。做精進料理也需要上湯,少了柴魚及小魚乾,廚師便用上乾冬菇及大豆,又或是牛蒡及乾蘿蔔等等,做成散發著清香的上湯。說是修行,卻又對烹調方式如此講究,不是自相矛盾嗎?

M91_03.jpg
芝麻豆腐是精進料理裡必備的食品

於平安時代中期(十世紀末至十一世紀初)出版的名著《枕草子》當中記載的一句,意思大致是:「精進料理,難吃死了。」日本早期的精進料理對於味道是毫不考究的,對當時的僧侶而言,食物不是為了心靈滿足的東西,單純是維持身體機能的工具而已,再追本溯源的話,釋迦牟尼甚至沒有定下不吃肉的戒條,凡是由捐獻所得的都會吃下,沒有喜惡,沒有愛憎,對吃,沒有任何的追求與執著。流傳到日本來的精進精理,只是把素菜用水熨一熨,甚至也不煮了,生的就用酢,鹽或醬(醬油的前身)沾著吃。「精進料理,難吃死了。」似乎也可以理解。

M91_01
天龍寺篩月提供的精進料理。

佛教在日本分成多個流派,像禪宗、淨土真宗、黃檗宗及曹洞宗等,其中曹洞宗對我們現在吃到的精進料理有著深遠的影響。禪宗透過座禪修行以靜心自省,而曹洞宗則認為日常生活的各種活動,包括下田、入浴,甚至排便也是修行,而料理當然也是重要一環。萬物皆有生命,動物有生命,不為自己嘴饞而將之殘殺,而植物也有其生命,故此,只待它們作填飽肚子的工具,似乎太貶低其價值,好應該對各種食物抱著尊敬之心、感謝之情,懷著自己從上蒼獲得了生命以足自己溫飽的意識,仔細烹調,細意品嚐。這就是何以曹洞宗著意研究料理的各種烹調方法的主因。

M91_04
天龍寺的庭園。

篩月的店員再次進來時奉著我們的餐點,小心翼翼的放在我們跟前,芝麻豆腐、漬物、甘栗煮、味噌茄子、豆茸湯……每一款的精致,每一款都美味。我猜我是無法在美食之中得道的,但至少感受到自己正受著自然的惠澤,而這是何等幸運的事。忽然想起家附近的稻田,去年冬天時還是秃秃的,一年間,看著它成為水田,然後滿田綠油油的秧,再後來長得金黃翠綠,經歷過數前颱風與暴雨,早前終於看見農夫彎著腰在收割,這幾天超市的貨架上也出現一包包貼著新米標誌的白米了。粒粒皆辛苦,粒粒皆是命,得好好品嚐才對得起種稻的人,以及犧牲自己以續我們生命的食物。

(原文刊登於香港《MILK》雜誌)

櫻花凋落了

January 3, 2016 § 2 Comments

.
櫻花,總是予我們太多關於生命的聯想。


M55_03

這篇文章刊登時,京都哲學之道上的櫻花應該正要開始盛放了吧。從小小的如同糖果的花蕾,慢慢冒出一點粉紅的溫婉來,然後,就一舉舖天蓋地的綻放起來,將整條步道都染得粉紅;這路上的風景也不是全都如此嬌嫰,只是櫻花一開,就在你眼睛佔滿滿,其他甚麼都看不進去了。

M55_02

日本人很愛櫻花,不只是愛在眼中,還愛在心裡,將它短暫的美好看成是生命的邏輯。燦斕一時,然後紛飛散落,落在土上憤然把地面也染成粉紅。連飄散時也是壯麗的,給它名字叫花吹雪,一陣風吹來,枝頭輕搖,就降下漫天粉紅雪。與其活得混混噩噩,不如猛力綻放,正因人與事的生命與宇宙相比都微不足道,更要讓每個細節都值得品味,這是櫻花教會我們的事情。

花蕾、花開、花吹雪,然後就到葉櫻。櫻花花未落盡枝頭就冒出了嫰綠的葉片,粉紅與綠相映著,便被喚作葉櫻了。壯烈過後復平靜,這個時期對日本人來說雖己不是賞花的好時節了,然而,看著樹上越見翠綠,卻不免教人從花落的寂寥中得到一點生命力。

大宰治有一篇短篇小說以葉櫻為喻,名為《葉櫻與魔笛》。故事中的姐妹相依為命,姐姐自言長相平凡樸素,而妹妹則樣貎出眾,頭髮烏黑順滑如河,卻體弱多病。姐姐為照顧病榻上的妹妹拒絕了多次提親,然後一天,姐姐在妹妹的衣櫥深處找到三十來封一名叫M.T.的男人給妹妹的情書。當時只有二十歲,沒有經驗過愛情的姐姐,把信逐封讀完,在妹妹的愛情海裡度過了漂漂蕩蕩的瞬間,直到最後一封得知男人因妹妹病重而離她而去,為妹妹心痛不已。某天,妹妹在枕邊發現一封新的來信,著姐姐替她唸,信裡M.T.提到因自己乏善可陳才決意離開,卻又感後悔,對妹妹的愛從未改變,為表達自己的誠意,會在當天六時於她家庭園以口哨奏曲,請她等待。妹妹聽姐姐把信唸畢,竟就認定信是姐姐所寫,不是因為語調或筆觸不一致,而是因為那三十封情書,其實也是妹妹自己動筆寄給自己,以解對愛情的渴望。寂寞的兩姐妹雙擁抱,可六時一至,真傳來口哨吹奏的樂曲,從庭園內的葉櫻林裡。三天過後,妹妹驀然便離世,姐姐也於24歲嫁人,卻一直念念不忘那個五月天。

M55_05

小說的第一句我印象尤深:「櫻花散落,每逢到這裡的葉櫻時節,我一定會想起——老夫人這麼訴說著。」聽故事的「我」隱藏在故事背後,我們看不到「我」,卻具體地看到了一個老夫人,坐在窗前,看著窗外的葉櫻,想著生命已然終結的妹妹,也因此而得以解脫重生的自己。葉櫻,花兒凋零,是生命的終結還是生命的開端呢?

這樣的聯想,對於日本古代的農人來說或許太浪漫化了點,太不切實際了點。根據《古事記》及《日本書紀》的記載,早於千多年前稻米的植種被引進至日本時,櫻花對農民們來說便有著特別的意思。民裕學家折口信夫在《花之話》一文中提到,日本以往只有山櫻,種植稻米的農民從遠處眺望山櫻,看到櫻花盛開時,就代表著稻米收成良好,看到櫻花太早散落的話,就是收成的警號。在農民而言,櫻花是關乎他們經濟與生活命脈的占卜,注滿了他們對生活最基本所需要的期許與憂慮,實實在在。

只顧痛惜腳下被踐踏得糜爛的花瓣,就會忘了頭上將展開的新生命與田裡的熣燦金黃。無論如何,花兒落了花兒又開,所有的美麗與喪愁、贊歎與惋惜都將化為塵土,肥我們的泥,種出來年更美麗的花朵。

M55_01

(原文刊登於《MILK》雜誌,念 Cynthia)

擇日去京都:三大必逛市集

October 10, 2015 § 1 Comment

.
NH001_L01
出版社光村推古書院每年都會推出名為《京都手帖》的日曆記事本,內裡把來年一整年將在京都舉行的活動都紀錄下來,一本在手便不怕自己錯過任何有趣
的活動。翻開《京都手帖》,便會發現京都的跳蚤市場多不勝數。每個月5日在梅小路公園手作市集,15日則是知恩寺舉行手作市集的日子,還有21日在東寺、25日在北野天滿宮舉行的古董市集等等。在東山區五条清水附近舉行的陶器祭則是每年八月盆祭期間的例行活動;京都古書研究會主舉的古書祭,則每季舉行一次,其中夏季的在下鴨神社的森林糺之森舉行,召集了關西大大小小數十間二手書店一同來擺攤。炎夏裡,於林間河畔之中,嗅著紙張的氣味,翻著沾了塵埃的二手書籍,累了便走到市集小攤上買杯冰飲、買點小吃坐在樹下稍息,是我在京都最愛的夏季活動之一。

寺廟總是有種撫平人們心神的力量,只是一到跳蚤市場舉行的日子,寺廟之中便瀰漫著雀躍的氣氛,特別是在手作市集,參觀者散發著濃濃的購物慾包裹著,另一方面,展示者熱烙地向途人介紹自己的作品時的生命力,也讓人莫名地興奮起來。

.

知恩寺手作市集
日本以往的孩子都愛到寺廟神社玩耍,但現在已難得一見了。訪客越來越少,人們對這些地方的感情日淡,捐獻減少,寺廟神社便很難經營下去了。知恩寺手作市集的發起人,為了令年輕人回到寺廟神社去,於是在1987年創辦了這個手作市集,到現在每次均有400多個來自日本各地的店家參與,他們賣的多是自己的創作,也有盆景及手工蛋糕麵包等的。
NH001_L0201
舉行日期:每月15日;
地點:京都市知恩寺

.

下鴨納涼古書市
每年舉行四次的下鴨納涼古書市集結了京都、大阪、奈良、岡山等地的二手書店,有的專賣藝術書籍,有些賣佛教相關的書刊,有賣每本100日元的文庫本的,也有些動輒數萬的古本,昭和年代的雜誌、陶藝名家的作品集、村上春樹翻譯的圖文書等等,都能在這裡找到。在展場的一邊還設有兒童書專區,即使看不懂日文,看書的裝幀印刷也可以耗上半天。

NH001_R0201 NH001_R0203
舉行日期:不定期;
地點:京都市下鴨神社糺之森

.

北野天滿宮天神市
天神市是京都市內最熱鬧的跳蚤市場之一,內裡的商品千奇百怪,像食器、二手家具、陶藝家的作品、洋娃娃、日本企業予顧客的紀念玻璃杯、舊和服,甚至能找到能劇面具,以及民藝運動時生產的家具等。在市集的近入口處,則能找到售賣章魚燒與漬物等小吃的店家,也有一些供小孩遊樂的攤位,頗有日本祭典時的氣氛。
NH001_R0301 NH001_R0302
舉行日期:每月25日;
地點:京都市北野天滿宮


:::::::::::

到寺廟喝咖啡?
NH001_B01
(photo by Atsuko Tsujikawa)

除了抺茶以外,京都的咖啡也是不可不嚐的,在京都市很多咖啡店都採用自家烘焙的咖啡豆,而他們不少都會在跳蚤市場擺攤,例如御多福珈琲、Factory Kafe工船等,在市場逛累了便坐在攤檔前享受一杯香濃的咖啡吧。

(原文刊登於香港《新假期》周刊)

別在周一去美山町

March 30, 2015 § Leave a comment

.
我總是選錯日子出門。

站在美山町的民族資料館緊閉的門前,與安靜地掛著的休日木牌面面相覷,我無奈地吁了一口氣——我有一種遇上休日的體質,無論在哪個城市,即使事先上網查明當天不是店家的定休日才出發,我還是會遇到臨時休業。「這次又會遇上休日吧」,每次我都帶來難以言喻的心情,期待又惶恐自己會否又算中自己的命運。嗯,這次又算中了。

 000009470005

往美山町的路不算複雜,就是有點轉折。從京都車站乘搭JR到日吉站下車,然後搭上南丹市的公車,到了下佐佐江站時得下車轉乘另外一輛公車。這樣說來有點繁瑣,但在美山町的網站上其實能下載乘車資料,甚麼時候搭上JR、甚麼時候下車後能坐上幾點幾分的公車,都明細的列出來。日本再偏遠再交通不便的觀光點都不乏旅客,大概就靠他們如此周到的資訊。

我搭上早上十點零七分的JR,比時間表列的早了兩分鐘到達下佐佐江轉車站,天空下著細雨,四周的景物都被雨水泡得化開了。車站內只有我跟一對老夫婦,大概也八十多歲了,看來卻仍然精神奕奕,兩人都各自背著一個小背包,婆婆胸前還掛著一台Konica的自動相機。「下雨了。」婆婆說。「是呢。」老伯伯回道。「會下很久吧。」婆婆說。「是呢。」老伯伯回道。婆婆瞥了瞥身旁的我,看了看我手上的Nikon FM2。「那女生的相機看來是老款式呢。」婆婆說。「是呢。」老伯伯回道。

我們坐著同一台公車往美山町文化村,沿途老夫婦有一搭沒有一搭的聊天,老伯伯每次都簡單的回應道:「是呢。」有時緊接著婆婆的說話,有時頓了好一陣子,後來我才意識到,那停頓與不停頓的空氣,是他無聲而深思熟慮過後的話語。

000009520036

我們都在名為北的站下了車,這時雨已經停下來,就在我站在村口研究地圖之際,老夫婦己經往村的方向走去了,然後路上似乎就剩下我一人。

十二月的美山特別清冷,冬季這頑皮的孩子在接連不斷的山巒上亂拔, 教原本氣定神間的山都忙亂起來,在深沉的墨綠之中混了灰棕,斑斑駁駁的。剛下過的雨凝結成淡灰色半透明的粉抹朧罩空氣裡,早己收割了的稻田光秃秃的,還有一點翠綠的田裡長著幾棵有點乾癟的高麗菜,仿是戴著草帽子的小房子肩並肩地站在農田之後。即使我曾在橫濱的三溪園參觀過茅葺屋頂的合掌屋,也到訪過白川鄉的合掌鄉,不過站在通往美山町文化村的小路上,面對著鱗比櫛次、頂著葇葺屋頂的低矮平房,心裡還是莫名感動起來。這些大約在江戶時代(1603年)中期陸陸續續落成的房子,站立於更久遠之前便存在的山巒之下,跨過數百年,健健康康的走到今天來。而村民們一代又一代對房子的惜心愛護,也於1993年時得到國家的肯定,把這個位於美山知井地區的北村,列為重要傳統的建造物群保存地區。

我曾在日本的旅遊節目當中看過北村的火警演習,在五月天氣己回暖的日子裡,村民們齊集在屋前,一同開啟設於小道上的汲水器,數十道水柱自下而上直衝,又自上而下又揮灑在38幢茅葺房子之上,水花如霧,霧裡仿是小時候讀過的聊齋裡的仙境,仙境裡沒有長著羽毛的彩鳥神仙,卻有為守護歴史而緊守岡位的人們。其實十二月也有一次火警演習,只是我總是錯選了日子,也錯過了旅客們都嚮往的節目。

000009470003 000009470002

Share House的室友托我替她於村內買米麵包,一種以米磨成的粉來取代常用的麵粉造成的麵包,聽說特別鬆軟,且有特殊的米香,我聽著也有點垂涎。雖然沒有抄下地址,不過村子小,繞上一圈還是遇上了,只是店子也是門庭緊閉。連無人的蔬菜販賣亭也是休息,電話亭般大小的店子裡空無一物。

我心裡不禁有點納悶,隨便在村裡繞子一圈,看看長成屋子形收藏水鎗的箱子;看看各處立著的「小心火警」的告示;看看田間秃了頭的櫻花樹、屋前已枯萎的菊花盆栽;跟路邊的貓兒問好並把牠嚇跑;被長在屋頂的茅葺上的鮮綠色青苔吸引,並猜想在明年春季,村口農田上正在風乾的新茅葺大概就要取代舊的;然後來到村子對面的手信店及餐廳裡,坐在牆旁邊的位置,點了親子丼。餐廳就靠在由良川旁邊,即使窗戶緊閉,在室內仍然聽得到急速潺潺的流水聲音;在如此平淡的日子裡,河水趕著去哪兒呢?

親子丼給送來了,嫰滑的蛋汁裡有粉白的雞肉相伴,熱氣騰騰蒸出了飯香與醬油香。一啖送進口裡我又想起錯過了的米麵包,不知道有否機會嚐到。

「還好雨停了呢。」「是呢。」這時我才注意到一起乘車到來的老夫婦就坐在我身後的座位上。「真不巧,店舖都休息了。」「是呢。」「不過也因此,我們才看到如此清靜的美山町啊。沒多少旅客這麼幸運,是我們走運啊。」婆婆說。一陣沉默。「是呢,是呢。」老伯伯說罷兩夫婦哈哈大笑起來,和著由良川湍急的流水,奏成單純清麗的樂曲。

旅程當中總會莫名奇妙地重覆遇上同樣的岔子,趕不上公車、經常迷路、忘了帶日用品、遇上休日,重覆又重覆。這些宿命在我們身後亦步亦趨如小獸,丟掉惱人的情緒後卻發現養育牠們的就是我們自己;總是磨磨蹭蹭、太相信直覺、粗心大意、事前調查功夫做得不足……我也曾意圖擺脫這小獸,但總覺力有不遞,既然如此,不如學會包容牠們的存在,也就同時學會與自己和平共處。望出窗外,我看見小獸站在河裡對我眨眨眼,一臉無辜,在京都府南丹市的美山町裡,星期一,町內的商店與展覽館都休息的日子。

我小口小口地品嚐著美味的親子丼,還是不小心想到錯過了的店舖與風景,但我想就是這種小小的遺憾教人對一個土地特別眷戀,也才有一而再,再而三探訪同一個地方的理由。

000009470014

(原文刊登於《好日。京都》)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6752

金石堂:http://goo.gl/EjfblF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Kyoto 京都 category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