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匆忙離開的她,和她們

August 7, 2018 § Leave a comment

.
樹影婆娑裡,
她看到幽靈
飄揚襯衣裡,
她看到幽靈
大象的幽靈
鱷魚的幽靈
龐然蔽她的光

塵埃落下響出了雷
蟬鳴是肉身撕裂的迴音
電流震動如步履
大象襲來
鱷魚襲來
她美麗機智而勇敢
自窗躍下的一瞬
願牽著她是金光的小鳥
墮下時  她自覺飛翔

.

.

盧凱彤離開第三天,與她無關如我仍感身體少了一塊。

這幾個月太多關於死亡的消息,近的、遠的、似近還遠的,似遠還近的,
消化不良時便安慰自己,
大概是她們到來的責任已完,得以結束今生,
她們或將以背著另一種責任,以另一種方式重來,
或走向永恒,不回頭。

安慰完了仍然心痛,便唯有等待,等待傷心難過自然淡去。
若淡不去,便再等。

接受不安無力的自己,接受在大家同感傷痛時為小事歡笑的自己,
接受因失去她們而流淚的自己,接受忽然忘記她們離開的自己。
起起伏伏間,學會與反反覆覆的悲傷相處,
慢慢復原,或不復原,哪種日子,都得照樣好好的過。

Advertisements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August, 2018 at SLOW JOURNE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