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金魚不可

January 30, 2015 § Leave a comment

.
忽然間想談談深堀隆介,那位畫金魚畫得出神入化的藝術家。

M67_04

初看深堀隆介的作品照片時其實有點不以為然,只覺得放在清酒杯裡的金魚著實可憐,那麼狹小的空間裡,大概連翻個身都不能。我以為他是以Found Object為素材的裝置藝術家,又質疑展覽過後金魚的下場,在反感的情緒差點湧上心頭之時,定晴看一看文字描述,才知道自己捉錯用神,這金魚原來是畫出來的。有圖也不一定有真相,特別是資訊都擬幻似真的年代裡。

深堀隆介的金魚作品源自2000年,那時候他家中養了一缸金魚,因為沒有用心打理,魚缸裡的水非常混濁,且都是糞便,雖然如此,金魚卻竟仍健康地生長至身長20厘米左右。一向只是從正面看金魚的他,某天不經意從上俯看,立時被缸裡金魚的姿態吸引了。魚兒搖著鰭,擺著尾在水裡迴旋滑過時,波紋泛起,因為光線折射的原故,立體的金魚看來彷彿變成平面了,而存在於人於魚而間的水,就成了飄飄漾漾的畫布,美得不可思議。

這美在他心裡縈繞不散的同時,於他腦內綻放出了關於美學的思考,例如村上隆的「Super flat」的概念,又例如日本傳統繪畫裡的透視方法,或許該說是「非透視方法」——強調物件與人物的輪廓,而於立體的空間裡面,從一個視點出發所看到的「面」。水裡的金魚,明明立體,卻似平面,游移於兩者之間,他希望能透過作品表現出這不可言喻的美感。

M67_01

M67_03

有時我們不免認為畫家或藝術家,靈感在手上一觸即發,靈光一閃,手便隨之動起來,創作出現在我們拍案叫絕的作品。而事實並不。深堀隆介由20009年開始以金魚入畫,他不單追求魚兒神態的迫真,同時希望能夠表現出那界乎立體與平面之間的美。他最初嘗試的是於磚牆上或是沙發上作畫,連影子也仔細描畫。後來他參加了由富士銀行主辦的「Street Gallery」作品招募,當時的評審是現已離世的平面設計大師福田繁雄先生。在這次招募中,深堀隆介並沒有寄上任何作品集,倒是把金魚直接畫在履歷表之上,評審一攤開紙張,魚兒便在眼前暢泳;再後來京都嵯峨藝術大學與日本郵政合辦了藝術比賽,比賽規則是參賽者必須把作品收到郵政局發售的紙箱裡寄出,深堀隆介也參加了這次比賽,他參賽用的紙箱雖然巨大,一打開卻空空如也,原來作品就是紙箱之上,一尾尾的金魚。其後他在多次展覽中,都展出了以金魚為題的畫作,於鑲錶好的畫布之上,金魚們由畫布游至邊框,再游至藝廊的牆壁上,平面與立體,曖昧不明,教人印象深刻,但這些其實不過是澤崛隆介的實驗的一小部分。

直到2002年,深崛隆介總算想到了這個樹脂創作手法。於不同的器皿之中,倒進一點點樹脂,待乾了就在上面描畫魚的腹鰭,再倒進樹脂,乾了畫其腹部、再倒進一點樹脂,乾了繪其側鰭⋯⋯金魚就是一點一點慢慢地描繪出來,每一層一個細部,活靈活現。深崛隆介終於感到滿意了,這就是他內心隱隱約約地感覺到美,無法言傳,即使用畫筆也非一揮而蹴,但他還是畫出來了。

深崛隆介被問到何以不繪畫熱帶魚等等其他魚類時,他回答:「雖然是生物,(金魚)卻有著人工的古怪與美感。對我來說金魚並非圖案,而是一種語言。」對深崛隆介來說,非金魚不可。非金魚不可。

M67_02

在這種動盪之時,我只想談談深崛隆介的故事,關於他對自己追求的深信不疑而且心無旁䳱的故事。想喃喃告訴自己他花長時間嘗試一步步才達至心中所想,而每一次看似失落了的實驗都是往真正成果的通道。

(原本刊登於《MILK》,寫於雨傘運動之時)

Advertisements

Tagge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非金魚不可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