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艾慕杜華的色彩世界

December 16, 2012 § Leave a comment

.
艾慕杜華在紐約曼克頓一家酒店中接受Marshall Fine的訪問時談到酒店的內裝,他看著房間內的地毯、牆壁與長沙發說:「我從來都不會用單一的色調的,那會讓它們看來混在一起,我會讓長沙發與牆壁及畫作有明顯不同。」艾慕杜華這說法完全能套在他的電影世界中,一個繽紛多彩的電影世界。

F_04

艾慕杜華形容自己像畫家,電影場境與人物服飾等都是他的調色板:「我的點子及理論明顯是本能來的。我會找來五張椅子以及其他家具,拼拼湊湊看看怎樣才可行,我不住變動它們的排列,製造出合乎自己喜好的效果。」艾慕杜華是導演也是形容詞,綠的牆壁圖案地板橙的掛畫加個藍藍紅紅的沙發,如此拼拼湊湊的配色如此瘋狂斑斕,好「艾慕杜華」。

F_03
Piet Eek Hein的「Scrapwood」隱在辦公桌旁邊。

F_02
Herry Caine的經理人好友Judit Garcia的家,客廳放了由Neuland Industriedesign設計的「Random Bookcase」,MDF Italia出品。

跟他合作過《High Heels》的奧斯卡金像獎美術指導大獎的Pierre-Louis Thevenet說「艾慕杜華會親自選擇每一件家具、窗帘;他跑到巴黎去購買物料,要是那些東西最終可行的話,他便會非常興高彩烈」。對用色的追求本能地植入腦內,對家居佈置如此執意,使艾慕杜華18部作品就與18位美術指導合作,他也承認是自己主張太過強烈,以至難以保持長期合作關係,卻因此使電影都呈現出統一的美學風格。有說艾慕杜華要是不當電影導演大概也能成為出色的家居造形師,不過他佈置出來的家居卻不一定讓人住得舒服,因為家具與佈置除了是電影的Eye Candy外,主要功能其實是突顯居住者(電影角色)的生活與個性,《Broken Embraces》便是其中一個好例子。

《Broken Embraces》的故事講述導演Mateo Blanco在14年前與戀人Lena一同遇上車禍,Lena喪生了而Blanco則從此失明,至此他以別名Herry Caine執筆從事編劇工作,把過去的自己活埋。在一次與經理好友的兒子Diego相處時,他卻撥開了回憶的灰塵把仍然溫熱的過去掏出。Blanco原來在開拍他盼望經年的喜劇新作時與富商Ernesto Martel的情人Lena邂逅,Martel為取悅情人決意投資該片,卻又擔心情人與片場上與人苟且,於是指派兒子以拍攝電影紀錄片之名拍下情人在片場的一舉一動。當他發現情人與Blanco打得火熱時妒火中燒,而另一邊廂Lena與Blanco逃往西班牙的蘭薩羅特島,最終卻遇上了車禍……。

F_01
艾慕杜華說在西班牙,紅色代表了憎恨、愛、火及血,是充滿了激情的色彩。這或許就是何以他電影中的女性經常穿著紅色的原因。

對於家具控如我來說,看《Broken Embraces》或許會是一次專注力的考驗吧,第一次在戲院中觀賞此影片時,眼睛便追著男主角Herry Caine的家具跑。噢,書房中Piet Eek Hein的「Scrapwood」壁櫥、白色的SMEG冰箱、紅色紫色的沙發混合起來多麼諧和,粉藍、草綠與橙色的牆壁又是多麼切合他珍視回憶卻不受困於過去的個性。然後突然闖進Ray X的房間,眼睛落在Hella Jongerius的「Polder Sofa」後,便錯失了這位同性戀者與前妻的對話,不過牆上Andy Warhol的《Gun Series》卻同被刻在腦內,直到隨著鏡頭走進Ray X的父親Ernesto Martel的大屋看到同樣的掛畫時,頓時體會到這個對Caine表述了對父親壓迫的無限怨憤的兒子,對父親的情感是何等的愛恨交纏。在Ernesto Martel客廳飯廳的幽暗燈光之下,出自19世紀的名師家具使家居氣氛更顯得沉穩,飯廳牆上巨形的水果靜物畫看來也格外具壓迫感,Martel陰沉的個性便更形於外了。

F_07
《Girl and Suitcases》的露台場境,左邊的「Tropicalia」是向Moroso借來的Prototype,因為當時此作仍未投產。

F_08
Patricia Urquiola設計的「Antibodi」成為該場境的背景倍襯品。

艾慕杜華深信家具佈置能夠說明一個人的社會地區、品味、感性及工作等等,同時也是一件充滿美感的工具,讓他道出人們各自的故事。《Broken Embraces》最為繽紛的場境是戲中戲的《Girl and Suitcases》裡Lena的家,橙黃色的牆壁配上由Gerrit T. Rietveld於1935年設計的「Utrecht」沙發,鏡後的朦朧處還浮現著Moroso才推出不久,由Patricia Urquiola設計的「Antibodi」以及「Tropicalia」。艾慕杜華的電影世界裡每個角色都有教觀眾黯然神傷的力量,唯獨這個不真實裡的不真實的國度紅黃橙綠斑斕歡樂得如糖果屋。

F_05
戲中戲《Girl and Suitcases》裡的客廳,用上Gerrit T. Rietveld於1935年設計的「Utrecht」沙發。

F_06
餐具則是Fornasetti Italia的出品,該品牌以Piero Fornasetti的畫作,創作出富魔幻感的家品。

(原文載於《ELLE Decoration》,電影劇照由安樂影片提供)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好艾慕杜華的色彩世界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