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虛假又自然.永觀堂夜楓

November 19, 2012 § Leave a comment

.
在京都的時候對季節及自然的變換會變得非常敏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每個季節都有相關的特別活動。在樹葉仍綠但街上已看到神社及寺廟宣傳賞夜楓活動的宣傳海報時,便代表著秋天將至了。而在參與這些活動之時,總能感受到日本人對待自然的特別態度。




傍晚六時多,我來到位於京都左京區的永觀堂。平常的日子裡,京都大部分寺廟及神社都在下午五時前便關門了,但是來到櫻花及紅葉的季節,不少寺廟及神社便特設夜間開放,在日光退去的時分,亮起光源,打造了一個人工與自然一體的場所。

燈光之中,眼下紅葉都是浮游的紅色小精靈,它們是如此的不安於室,在漆黑的夜裡蠢蠢欲動,它們搖晃他們閃爍,在下一瞬就是脫離血脈相連的枝椏。日光下這些頭上一片火紅的楓樹,不過是艷麗的風景,夜裡卻成為活過來了,艷麗依舊卻彷彿有未知的生命藏在暗紅之中。所謂的夜楓展示的其實是一個神秘的國度,一個人工化的美麗的自然國度,一股異界的生命力。眼下相機的閃光燈閃動不停,耳畔的是人們對眼前美景的讚美。日間他們讚美的自然的造化神奇,夜間他們讚頌的大概是造園者善用自然作奇異舞台的鬼匠神功了。

我把鏡頭對準著湖旁邊的幾棵楓樹,拍下的只有迷糊的紅光與人們的黑影。我覺得這個世界古怪極了,在這裡我看不出自然美景,看不出如傳統東方或中國文化造園者或參觀者對自然的敬重,更沒半有點如西方文化般慾求征服自然的蛛絲馬跡。日本自傳統以來就有一套獨特的與自然的相處方式,西方園林設計時考慮的往往是人們自建築物高處往下看時的境象,呈幾何形的花圃、給修剪成立方體一整排一整排的樹木、華麗的噴泉等,都彰顯著園林擁有者的財富與權力。但日本庭園佈局卻往往是從水平線出發設計的,人們站於地上,不用抬頭也不用往下俯瞰,庭園就在眼前展開。不管是坐在廊間或是走在庭園中迂迴的小道裡,都會不自覺得靜下心來,因為此刻你不被自然所逼迫,也不能掌控自然,你就是自然本身,在變化,在消逝。


日本文化對自然不帶半點畏懼。每年十月在京都鞍馬山舉行的火祭之中,能看到他們各家各戶都特地在家中設立神壇。有一年我好奇問當地人「神」是指甚麼,幾位公公婆婆都理所當然地回答說是「雨水、陽光」等,他們視自然為神明,感謝自然的惠澤。日式的庭園似乎著呈現著一種欣切迎向自然的情感,在那相對於大世界的小如鴻毛的國度裡,庭園師將自然簡化省略,全盤收納在這庭園這小小的空間之中。他們考慮著自然的四時變化,讓庭園在不同的季節中都能呈現出不同的美態。

不管是自古以來的木建築、茶道時品嚐的和菓子、華道時的花卉及植物的安排方法,又或是京都傳統料理,以至永觀堂的夜楓活動等,都展現著同樣的享受、欣賞自然的態度。而這種態度似乎也影響著他們順應自然、遵從自然的生命觀。想到他們如此的觀念,另一方面卻極度積極的開發著各種食品與科技等來超越生命原來的節奏時,便覺得這個國家的文化特別矛盾又有趣。

(原本載於《MILK》)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如此虛假又自然.永觀堂夜楓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