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島居民們的犬島精鍊所

August 2, 2012 § Leave a comment

.
坐在犬島精鍊所內的上櫈上,凝看著瀬戶內海的風景,我猜島上的老人大概也曾經如我,坐在此處充滿了他們兒時美好回憶的地方,看著眼前的平和景像,想著過往種種歡樂與感傷。

日本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時經歷過一場鍊銅工業的泡沫,由於國家經濟發展突飛,對金屬的需求急填,企業紛紛在遠離城市人煙的地方興建起精錬所來。精鍊所為小島製造了一時繁華,然而在泡沫爆破後,不少精鍊所因經營不善而倒閉,原本於小島工作的人們撒走,沒人打理的工場變成頹垣敗瓦。長崎市附近的軍艦島留下了遊人再無法踏足的煤礦工場以及飽歷風霜的殘破城市,而瀬戶內海中的犬島留下的則是一個興建於1909年,卻只經營了10年便結業的煉銅工廠。

今天犬島與直島及豐島關係環環相扣,成為了在日本國外著名的藝術小島, 令人意外的是,大部分日本國民,甚至鄰近的岡山市的居民,也不知道這小島的存在。但想來其實也難怪,於2008年,在福武總一郎以個人名義成立的公益財團法人–直島福武美術館財團還未把精鍊所的土地買下來,並請來日本著名建築師三分一博志以及藝術家柳幸典,將之化為美術館之前,這裡不過是50名平均年齡達65歲的老人們的居所而已。那時,島民大概也沒想到,某天這個在地圖上小如塵埃的小島,會每天穿梭著載了旅客的客船,更未想過,連外國的紅鬚綠眼, 也對此地滿懷興趣。犬島上的精鍊所曾經是他們小時候的遊樂場,是他們的秘密基地,現時則是世界遊客感悟藝術與歷史的地方。




坐在精鍊所之中,凝視眼前一片海洋與近處的小島,我倏地覺得自己似乎掠奪了島民的回憶了。精鍊所內柳幸典以三島由紀夫宅邸拆散重塑的作品,又或者彰顯著自然奧妙的三分一博志的作品等,跟把自己的一生寄放在這裡的島民們究竟存在著怎樣的關係呢?犬島彷彿被劃成兩邊,一邊是精鍊所,一邊則是島民們日常生活的地方。以往島民們可以沿著海岸繞著小島散步一圈,現在來到精鍊所時便要停步了。事實上,聽島民說,精鍊所化為藝術觀光地後,他們已甚少走近,即使他們擁有免費入場的權利。

不過,要是福武總一郎沒有收購這片土地,精鍊所又會落得怎樣的下場?
當初向福武總一郎建議收購精鍊所的是參與此藝術項目的柳幸典,他在1995年偶然來到犬島,被犬島精鍊所那富功能性與歷史的建築深深吸引著,後來聽說精鍊所的所在地將成為工業廢物的處理場,為了保住這片充滿魅力的地方,他聯絡福武總一郎,並展開了精鍊所藝術計劃。沒有這個藝術項目,精鍊所大概就連同島民的回憶活埋在工業垃圾之中。



從精鍊所看到的其中一片風景。

犬島上的藝術計劃為小島帶來遊客與生氣,卻也有島民有感自己閒逸的生活被外來人打擾了。社區振興與原住民生活的矛盾關係千絲萬縷,但正如犬島町內會長安部壽之所言:「雖然有少數的犬島居民不希望犬島受外界的騷擾,如果我們放任犬島人口減少的問題不管,終有一天這裡會變成無人島。」這大概是踏足過這小島的人都不願看到的結局。

(原本載於香港《MILK》雜誌)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犬島居民們的犬島精鍊所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