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看你生活:河井寬次郎紀念館

May 13, 2012 § Leave a comment

.
是因為窺探隱私的快感嗎?特別喜歡由設計師、藝術家的住家改造而成的紀念館;法蘭克福的歌德故居、米蘭的Studio Achille Castiglioni,在推門踏進玄關之際,前人遺留下來的溫度撲面而來,彷彿自己與身旁操著各種語言的遊客都是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乘著主人外出之際闖進,偷偷坐著他們迎窗的案頭,看著他們從工作中走神時看著的同一片風景,與從家居中的蛛絲馬跡中追溯著給予他們創作靈感的物事。

京都的河井寛次郎紀念館原本是陶藝家河井寛次郎的故居兼工作室,在他於1966年過世後被其孫兒改造成紀念館。



河井寬次郎是日本著名的陶藝家,比起太部分京陶器的靈巧纖細與華美,他的作品顯得有點精枝大葉,線條較粗,不修邊幅之餘倒看來有點豪邁不拘小節的氣度。事實上,他於1921年還是新人的時候,參與過於東京及大阪的高島屋舉辦的「創作陶藝展覽會」,當時,他其實是以深受中國及朝鮮影響的華麗風格而取得一致好評的。但開展的同時卻遇上了民藝運動的推手柳宗悅,柳當時亦正舉辦展覽,展出的是無名職人依循著生活所需而造出的簡樸器物。河井寬次郎的信念似乎一下被推翻了,他覺得自己創作只為器物的外衣,器物內所藏的有,甚至自己有否用致誠的心創作這些器物,他都有感懷疑。然後他暫時停止了創作。後來他也加入了民藝運動的行列,此後的作品風格與前作大相逕庭,演變成我們在紀念館中看到的作品。




紀念館還展出了一些他於二戰後創作的木雕與椅子作品,作品滿溢著童趣讓我想到畢加索那老頑童,年紀越大越追求孩子般的率真。至於館內的詩詞與畫作,是戰時難以找到製作陶瓷的物料,他改以紙代泥土,紓緩創作慾望。

我常覺得創作是種生理需要,正如有些人有吃甜食的需要,有些人有說話的需要,有些人則需要創作,不然便會頭痛背痛腦袋也會硬起來。最近忙得快瘋了,不是在敲打鍵盤就是在構思文稿,不過被文字工作緊迫著的苦,該不及「不寫」的苦。不寫的話身體就空洞了。
那你,需要的是甚麼?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靜靜看你生活:河井寬次郎紀念館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