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大阪見安藤忠雄

December 19, 2010 § Leave a comment

.

朋友從香港過來大阪採訪安藤忠雄,於是我厚著臉皮問可否跟著一起去,想不到真的去成了。從沒想過可以親身踏進他的辦公室;那個他在自傳裡,經常提到的辦公室。可惜不准拍照。

以清水混凝土建成的辦金室,中央設有一個偌大的天井,安藤忠雄就坐在地面的一層。記得他曾提過,他該意採用這開放式的設計,讓員工穿梭各層辦公室的情況都一目了然,就是為了供加辦公室嚴僅的氣氛。從接待我們的Peter-san身上,我也感受到他承受的壓力,盡量理解老闆的習慣,在老闆真正上場前,以冷漠而勢利的嘴臉為他擋去不必要的麻煩,去掉來訪者沒有窮追不捨的意志。

原本訪問是一小時,後來縮減至五分鐘。事前預備的時間倒是有的,朋友便仔細的設好燈光及鏡頭位置,不過原本打算分兩個場境拍攝,因為時間倉促也只好放棄。我們在四樓擺設器材時,不時聽到地面傳來安藤忠雄與助手對話的聲音,深沉的嗓音在清水混凝土上踫踫撞撞,我可以想像得到工作人員們的心理壓力,那種老闆就在你旁邊隨時監視著的壓力。

安藤忠雄在我們準備好後便邁著匆忙的腳步到來,他邊讓朋友為他架上米高峰邊問助手訪問的詳情,是哪個案子的,訪問的目的是甚麼之類,看似沒把訪問的事放在心上。然而當助手才把事先收到的訪問問題之一說出來時,他卻明暸其他的問題,並堅持不間斷地回應四條問題。他拒絕轉換位置,也拒絕我們拍攝辦公室景觀的要求,拒絕在拍close up時重覆回應問題,在我們才完成訪問時便匆匆離開。朋友都說他耍大牌。我卻覺得他老人家是不喜歡替人做宣傳,他接的案子是建築設計而不是宣傳大使,所以這類型地產商Brand Building活動可免不免。在鏡頭前露面對他來說可能已是最大的極限。

離開前他的助手把四份postcard交給我們,回到酒店後我們才把它拆開——是安藤忠雄親手塗鴉的postcard,還寫上我們各人的名字。我一時語塞,從手繪之中,彷彿看到他對工作對在生活中相遇的人與事的真誠態度。

我很後悔,當時沒勇氣告訴他,我很喜歡他的作品,而且他深深地影響著我對建築、城市以及每一種藝術的觀點。以前明日風尚的同事黃阿媽在寫懷念張國榮的文章時曾說,喜歡一個人的話,要在他/她還能聽到時告訴他/她。希望我仍有機會。

Advertisements

Tagge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去大阪見安藤忠雄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