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陶板名畫之庭

December 4, 2010 § Leave a comment

.

來京都之前在Google Maps中記下了安藤忠雄在京都市或附近的作品的位置,趁著自己在日本的日子把它們看盡。他在京都市內的作品不多,在google搜了又搜也向修建築的朋友探問了,但仍只找到京都陶板名畫之庭,以及位於三条大橋的TIMES(タイムズ)。

十月初 J 來京都時,我們已去過陶板名畫之庭,但當天正在舉行名為“100個微笑”的展覽,場內掛滿了小孩子的照片,小孩子都很可愛,是一個讓人感覺溫暖的展覽,但當天總覺得不能把建築看個清楚,於是近來又再跑了一趟。在學校內認識了一位也很喜歡安藤忠雄的韓國朋友Jihye,雖然Jihye不諳英語,而我們的日文仍然很爛,溝通有點困難,但一起去看大家喜歡的東西感覺仍很快樂。站在陶板名畫之庭或TIMES中時,我們不停說すごい、いいな,就只會用這些簡單的形容詞來表達自己內的的喜悅。

在參觀陶板名畫之庭時,我跟Jihye說 “這裡跟其他安藤的作品有點不一樣呢,其他的都好像都比較內省、幽閉而沉著的,這裡卻較為開闊,而且迴廊式的設計,上下層的人可以看到對方,無論我們站在哪個角落,都感受到與別人在共享這個空間,好像是較‘外向’呢。” 說完後才想到自己不過到德國Vitra Museum、直島的地中美術館以及東京的表參道HILLS, 這種說法太武斷了。

陶板名畫之庭於1994年建成,園內陳列的都是名畫的陶板復製品,相對於讓參觀者明白大師技法的精煉,我覺得庭園的主人或是安藤忠雄也好,都較在意如何把畫作中的靈性透過與環境的光線、空氣的流動、聲音等等綻放出來。原作攝人的力量雖然無法表彰,但因為都是復製品,而且陶板經得起日曬雨淋,所以可以任由莫內的睡蓮在水中沉睡。Michelangelo的“Last Judgment”可以站在日光與霧水之中,隨日照推移而轉換色彩。建築物與名畫融和成另一作品。

經Sehyun一說,我才注意到陶板名畫之庭的鳥瞰圖包含了圓規與角尺。圓規與角尺是共濟會的標記,也是昔日石匠的建築工具。不肯定這建築的意念是否與之相關。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京都陶板名畫之庭 at SLOW JOURNEY.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